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26章 相争·任性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为何呢,楼衣,我是真的心悦于你,没有拿你开玩笑,你为何不能试着相信我?”
     萧墨渠俊眉深皱,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上楼衣的脸庞:
     “我该拿你怎么办...”
     含有一丝哀伤的语气让楼衣心中一阵抽痛,但她只能用沉默以面对萧墨渠。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气氛。
     萧墨渠眯起双眼,目光冷冽地看向来人。
     而楼衣则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她突然很感谢零天奕的及时到来,不然她真的害怕自己会动摇。
     “听闻无音国国王甚是想念皇子,八百里加急地宣皇子殿下回去,皇子怎么还是如此悠闲啊,万一误了时辰,让无音国王以为我无期招待不周,谣传出什么无期国伤害皇子,那就不妙了。”
     冷嘲热讽的话语一致向萧墨渠砸过去,零天奕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萧墨渠环着楼衣的手。
     “还是说无音皇子想对我无期国民做什么?。”
     “这是我的私事,就不劳城主大人费心了。”
     萧墨渠一语双关地把父皇的传召以及楼衣都归于自己的私事。
     他低头轻嗅楼衣的秀发,笑道:“明天我就要离开了,就算你不愿意跟我走,至少可以来送送我吧。”
     萧墨渠松开了楼衣,这让楼衣心中无端升起一丝失落……
     “城主大人这么一大早来找本皇子,想必是已经为本皇子准备好送行的盛宴了,那我们便走吧。”
     临走时,两人都深深地看了一眼楼衣,转身离去。
     第二天,一场大雨出乎意料地洗刷着大地,楼衣看着外面的大雨,忽然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应该会延迟行程的吧,但却又有一丝不安。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她渐渐地在意起那个男人的呢,自己不过是这慢慢历史长河的过路人罢了,命运的疏忽让自己与他这种本不该产生交集的人相遇,很快他们便会向两条平行线,再无交集,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也许,在错误的时间地点里,错过的不只是群星,还有挚爱……
     而那错过的菩提的果,必是前世的因……
     这样的认知让楼衣心生难过。
     什么时候起,她承受不起太多的爱……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人生里有那么多的黯然时刻,并且不会有人可以一起,一起把它抵挡。
     光阴里荒芜的手指,再难滋长别样的葱茏,那些渐渐萎谢的花儿,那些丝丝明媚的忧伤,都停靠在来处。
     它们没有去处,宛若一场慢慢消散的雾蔼,宛若那满墙试图攀爬夏日的藤蔓,纠缠不清,又行至……末路……
     雨越下越小,最后只剩下丝丝细雨,然而现在距离他启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自己要不要去送他?该不该给他一个明知不可能的可能?
     楼衣陷入前所未有的六神无主之中。
     萧墨渠站在无期城下,看着人来人往的人们,但始终没有看到他所期待的身影,心愈来愈苦涩:
     听闻爱情,十人九悲;
     听闻执着与错爱是一种重负,千丝万缕,交织成殇,仿佛今日连绵的秋雨一般,没有尽头;
     话已至此,你为何还不明白?
     或者,你不愿明白……
     “启程吧。”
     “是”
     看着队伍渐行渐远,城门边上的楼衣扔掉手中的雨伞,闭眼任由冰冷的雨水凉透自己的身心......
     对了,命运本该如此。
     突然,一阵拉力将楼衣带往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睁眼,却看到本该启程的男人,如今正面带微笑地站在她面前。
     “呵呵,如果我的楼衣公主因为送我而淋湿生病的话,我会心疼的。”
     萧墨渠将楼衣打横抱起,他心情愉悦道:“你来了,是不是说明你心中有我,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在意我呢?”
     楼衣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待在萧墨渠怀里。
     原来萧墨渠让人假扮自己,而他自己则是偷偷跑回来等着楼衣。
     “你真任性。”换好衣服后的楼衣看着萧墨渠,喃喃道:“若是我也可以任性该多好...”
     “恩?什么?”
     由于楼衣的声音太小,以至于萧墨渠并没有听清。
     “没有什么……”
     平心而论,这个男人能够为她做到这种程度,确实不易,他想过占有,却从未过分,给予自己最大的尊重和爱护,自己怎么会无动于衷?
     只是...楼衣看着萧墨渠,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萧墨渠轻笑,握着楼衣的手,将一个精致的木兰花簪子轻轻戴到楼衣头发上,楼衣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这簪子定是价值连城之物。
     她刚想把它拿下。
     “你若是不喜欢的话,我就扔掉了。”
     萧墨渠的一句话强势而霸道,他满意地看着楼衣停止了动作。
     他紧紧地抱住楼衣,坚定而霸道地说道:“对于这个问题,之前我也一直在想,但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是你,所以只能是你!”
     温存与甜蜜使得分别的哀伤有所缓解,但随之而来的迷茫与不安却让楼衣心情莫名的烦躁。
     自己似乎在抱着一丝侥幸来挽留一个绚丽多彩的美梦...……
     楼衣骑上马奔向海边,但海边的情况却再次让楼衣眉头紧锁,这海水..……
     不知为何,海边的林木竟然大量消失,像极了永不发芽的土地的传说……
     楼衣心里的警钟大作,洪水要来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无期国将...……覆灭……
     可怕的画面在楼衣的脑海中闪现,不可以,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但萧墨渠已经离开了,凭自己的一己之力是不可能的,自己该寻求谁的帮助...……
     楼衣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零天奕的脸庞。
     零天奕吗?可是他会相信自己吗,会帮助自己吗?不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回到无期客栈,楼衣看到一个黑衣人恭敬地站在她的房间门前。
     “你是谁?”楼衣警惕道。
     “回姑娘,属下墨一,是皇子殿下派来保护姑娘的。”黑衣人不卑不亢,简短干脆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