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22章 收留·城主·等一段不会发芽的树枝--楼衣(恋旧篇)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无期博物馆。”
     踏入博物馆,铺面而来的冷气,和与室外阳光形成鲜明对比的昏暗室内,让人一下从初夏的热与疲惫中解放出来。
     一进门,空旷大厅的浑厚博物馆气氛和两侧隐藏在暗处的服务台都给人沉默的讯号,瞬间从外界的燥郁中转为置身浓厚历史气息的室内。
     一般人都偏爱进入博物馆。
     但是楼衣的选择与人截然不同。
     楼衣站在博物馆前,未走近便觉出一丝怪异,不仅仅是因为名字,更是听说博物馆前的一大片空地曾栽有大量树枝,却无一根发出芽来。
     楼衣看到一位弯腰驼背,体格还算硬朗的老妇人站在空地上洒水,便过去问道:“老奶奶,我是一个地质学家,请问您知道为何此处常年无树发芽呢?”
     妇人抬头看着这位穿着朴素,却带着某种气质的美丽女子,意味深长地说道:“因为未到时候,生不生长,在于命运...……”
     楼衣的意识开始模糊,最终映入眼帘的是老妇人冰冷的眼神?……
     将楼衣送去古代后,老奶奶撕下面具,褪去老者的衣装,俨然是冷然深致,昂藏七尺的皲木。
     “如果你要留下来,就和我一起完成这个任务吧。”
     皲木凉凉地看了空地上的绿猫脉衍梭一眼。
     犹记得……
     当时的下雨天,所锦抱起绿猫的时候,皲木就在旁边提醒道:“不要乱抱动物。”
     但是没想到,绿猫竟然像发了狂一样,挣脱了所锦的怀抱,然后往皲木身上扑去,一口咬住他的脖子。
     即使看不见,也要靠近,吸尽他的血!
     因为皲木身上的骨魂力是带着足以让每个灵魂与生命都疯狂的致命的诱惑的。
     这似乎在很久以前便已注定,不可抗拒……
     失去猫玲儿的绿猫,皲木在弹指挥间便可让他灰飞烟灭……
     但是皲木,住手了。
     只是将绿猫轻推离身上,从自己肩膀上摘下两枚骨石飘进绿猫眼睛里。
     “魂力你若要,可拿去,但是,不要突然靠近我,我会,杀了你的。”
     皲木面无表情地陈述事实。
     传说人的身上有三盏油灯,一盏在头上顶着,另两盏在肩膀上。那三盏灯说是人身上的阳火。
     脉衍梭知道,皲木是已逝之魂,没有明火,只有魂力聚成的骨石,骨石的重要性无异于,心脏。
     但他将自己的“心”剜却一部分,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恢复正常的绿猫,在明白皲木所作所为那须臾刹那间,眼神凝住在了皲木超群拔俗的面孔上。
     如果上天给予我无数张脸,我选择最疼痛的一张,去触摸……
     世界上有无数像皲木那样貌美的,甚至比他还要俊美的;世界上有无数的人的眼睛比皲木的眼睛更灵动或者更冷酷;世界上有无数的人比皲木说的话语更温柔更沉重……
     但是此时此刻,寥寥无几的因素组成的皲木带给他的心灵冲击,是独一无二的震撼!
     那是沉于河底的胡同巷子四合院,阁楼天井马头墙;那是大漠边藏疆的飞檐方柱宫殿走廊,青砖红瓦石柱佛房;那是“三十世皇都,萧条是霸图。片墙看破尽,遗迹渐应无”的眉目春秋;那是“野径通荒苑,高槐映远衢。独吟人不问,清冷自呜呜”的人间失落……
     时过境迁,已不是当初那人。
     命运,是一个很飘渺的东西,脉衍梭,在那一刻,默然,不问是非与否地想留在他身边……
     ————
     当楼衣的意识回笼后,她一睁眼,眉头微皱,心中的怪异感更甚了。
     楼衣面前围着三四个服饰怪异的粗汉子,其中一人问道:“姑娘,你终于醒了,你是何人,为何会躺于此地?”
     楼衣暗自留意四周,该地依旧是那片空地,只是那之前所见的“无期博物馆”变成了“无期客栈……”
     而之前的那位老妇人已然不在,一丝不安从楼衣心中升起,她摸了摸自己衣服的口袋,里面除了平时随身携带的电击棒以外,手机,本子,笔都不见了。
     为什么...……
     “去去去,没见人家姑娘在害怕吗,姑娘肯定是受到天灾人祸的难民。可怜啊,姑娘放心,我们会照顾你的。”另一个人同情道,
     “请问,这里是哪里?”楼衣问道,但她并没有得到答案,便被打断了。
     只见前面走来一些官兵,而官兵?面前毅然是一位气宇轩昂的男子。男子嘴唇紧抿,浑身散发着无形的霸气和压力。
     楼衣正疑惑男子身份,很快便得到了答案。
     那几个粗汉子对着男子做了一揖:“城主大人好。
     “恩,免。”
     楼衣暗想,看来这里并不是像她所知道的古代那样封建,要对上位者进行三跪九叩。
     楼衣开始相信自己是穿越到不知名的地方了,未等楼衣细想,便听到从头顶上传来一声凛冽的声音:
     “起来。”
     楼衣快速起身,拍开身上的尘土,垂眸立于一旁。
     零天奕看着眼前表面狼狈不堪眼眸里却波澜不惊的女子,问道:“你是何人,来自何处?”
     在楼衣还在思索着怎么回答时,之前那位汉子就出声了:
     “回大人,她是难民,流落于此,恰好被小人看到。”
     汉子带着几分先到先得的得意,以期待奖励的眼神看着城主。
     “呵,难民的衣衫会如此整洁,毫无狼狈之意?”冰冷的言语堵住了那人的嘴,
     “说!”冷厉的话语像利刃般直指楼衣。
     “回大人,小女子名唤‘楼衣’,是人贩子打算卖掉小女子,小女子侥幸逃脱,但因头部受创,缺失了一些记忆。”楼衣答道。
     零天奕鹰隼般的目光直直锁定楼衣的眼睛,而楼衣则是镇定地接受其打量。
     幸好之前因为一次勘察地质滑坡而不小心撞伤了头部,不然,这城主也不是那么轻易蒙混过关的...……
     “大人,需不需要搜身,万一是奸细...”一官兵问道。
     “不必,带回去,听候发落”男子转?身离去。
     来到古代的第一天,竟然成了一个可疑人物,即将受人监压……
     楼衣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