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20章 醋意·不是例外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我已看见了梭奴露出的如乱尸般褶皱恐怖的手,转身离去:“你应该像顾及我般心疼自己,时时刻刻给我记住,你非奴......”
     为什么,我转身,想哭?
     六
     日月如梭,很快我空间里的生活用品基本耗尽,于是便出门,在人们异样的眼光下买下两个月都吃不下的粮食,用不完的生活用品。
     为了掩饰空间银子的存在,我将银子用两个包袱装起来,然而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却义不容辞地拎着那不重不轻的银子,倒让我落的一身轻。
     走走停停,很快便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突然方忘的银子竟遭贼人抢多,我欲追,却被梭奴拦住:“我去。”
     将包袱递给我,梭奴便运起轻功,瞬间便失去了踪迹。
     很快梭奴便将包袱追回:“小姐查看一下。”
     梭奴递出包袱,不小心触碰到了相接的我的手,而后默默收回。
     我没有点数银子:“是梭奴的话一定能够让人放心。”
     梭奴不骄不躁的低头领受着我的称赞,但下一秒却见我的匕首划向他的颈项:“可惜你不是!”
     假梭奴眼含诧异地逃走,带着一丝狼狈姿态。
     待假梭奴离开后,真正的梭奴才有一丝急迫的出现,等讲明刚刚的情况,梭奴便自责于自己竟如此轻易便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而后才发现是黑猫的阴谋,让我和方忘两人处于危险境地,但又有一丝好奇:“小姐如何得知那非真正的梭奴呢?”
     “刚刚在递包袱时假梭奴碰到了我的手,却没有第一时间收回,而你不敢......”我打趣着梭奴。
     无边的黑暗中,我脸颊微烫……
     七
     我不喜欢长公主!我知道是因为她看梭奴的赤裸眼神,这种眼神让我有自己的东西即将被抢走的危机感!
     我也知道,我对梭奴,心动了,即使不该……
     长公主也是个有手段的人,很快便设宴宴请在座的武林人士收买人心,其中长公主极力赞美着梭奴,并要求梭奴为在场人士舞一段剑技,看着我在一旁没有吭声,长公主现出一丝得意。
     她就是要让梭奴明白:他在我身边,不过是多余的影子,可有可无的奴隶!
     然而下一秒便见梭奴现出满手疤痕的双手以此推脱长公主的要求,长公主气急于梭奴的忤逆又无可奈何,转向欲让我代替梭奴表演,然后我也未给她丝毫机会,同样亮出鲜血淋漓的伤口。
     散席后全体恭送长公主回帐,途中,长公主故意走近梭奴跪着的地方,长袖挥过他的脸颊,带有一丝力度,宛如用力的甩了梭奴一巴掌,我的眼在这一瞬间危险的眯了眯。
     之后的半夜只听到长公主极力压抑却仍陆续传来的尖叫声,昼夜未停......
     我毫无负罪感的“蹂躏”
     了一下长公主,我竟然有了教训小三的痛快,我是在争风吃醋吗?这真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领悟!
     八
     梭奴单脚跪下:“梭奴一无所求,但是人若伤她,我必诛之!”这一次梭奴不再低头,而是昂然抬头对视着长公主的眼睛,告诉长公主自己的决心。
     而帐外采完草药的我刚回来,听到了梭奴对长公主那仅仅一句便足以触动人心的宣语,一时间,心潮暗涌......
     我没有想到小说里的:想与你长夜当歌,醉影绰绰,赏碧空云海,看星落长河。八百里驱车,奔两万里江河。从日出到日落,执子之手,与子成说。的种种愿想。
     我只想到了:失去!
     因为我心里警铃大响,
     此刻我的手脚已不受控制,姿势古怪地“走”进了帐篷……
     九
     “有人在掩盖十幻珠的气息,干扰我的感知。”梭奴也有了一丝不确定,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我听见梭奴在向我汇报情况。
     我想说:救命!快帮我!
     出口却是:
     “算了,好好休息会找到的,你也别太劳累。”我轻拍了拍他的肩,转身走出帐外。
     梭奴顺从的答了声:“是。”而后便陷入了某种遐思的,全然错过了我走出帐外回头投来的求救的眼神......
     我行尸走肉般走着,回忆梭奴对我从以前开始一成不变的态度:毕恭毕敬,忠心耿耿,规规矩矩……唯独缺少爱!
     这个觉悟远比我受人操控的挫败更让我憔悴……
     十
     司空罪释放出十幻珠的气息,诱使梭奴来到削减灵力的阵法中,与其激战不已,然而梭奴却难以与有十幻珠相助的司空罪匹敌。
     “真是弱不堪言呢,你竟然改了名,梭奴,梭奴,呵,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司空罪游刃有余的逗弄着浑身伤口的梭奴。
     长公主为梭奴而死,这让所有人所料不及……
     恢复一丝力气的我,快速给梭奴喂下疗伤药,却发现司空罪快速靠近长公主躺着的地方,我和梭奴走向前欲阻止他,却被司空罪的功力罩弹回坠到地面……
     我快速扶起梭奴,生怕梭奴的伤口裂开,但梭奴却没有去查看伤口,挣脱开我扶着他的手,拍着功力罩,喊道:
     你想对她做什么!
     凝望梭奴焦急的眼眸,我心灵深处生出了几多难过,几多苦涩,几多迷惘,几多痛楚。沐浴着潮湿的月光,心扉间充溢着一份疏疏的忧伤与黯然。
     早知情苦,早知爱伤,却管不住飞蛾扑火的心,总想自己到底何德何能,能够得上天垂爱,与你相识,然,回眸往事,亦知不过是南柯一叙,黄粱一梦!
     每一个对他有恩的人他都在意,我并非例外……
     他不曾爱我!
     在梭奴喊出长公主的时候,我清楚了这一点。
     司空罪在罩内幻回本体,黑色蛇尾毫不留情的击向梭奴,却见我迅速的挡在梭奴面前。
     “止末!”
     我听到梭奴的声音带着沙哑的颤抖,这是不是证明他对我并非毫无感觉,如果我死了,他应该会为我伤心吧……
     我突然可怜起长公主来,用生命去爱一个人,只卑微地期许心上人可以给予一丝回应,即使是一声呼喊,也觉得此生再也不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