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6章 诡异皇子·受制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另一边,一个孩童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手中的十幻珠。
     令人惊讶的是眼前的孩童俨然是墨景冽的容貌,然而他的脸上丝毫不见当初的天真纯爱,反而在净美无邪的脸庞上多了丝丝邪佞之气。
     旁边是被关着的长公主:
     “妖怪,你还我的冽儿,我的冽儿呢!”
     长公主发丝有一丝凌乱,疯狂的往牢外抓去,欲掐死近在咫尺的“墨景冽。”
     “本尊确实不是墨景冽,你的冽儿已经死了,但能作为本尊的祭体,你不觉得是他的荣幸吗?
     “墨景冽”看着因听到爱子无辜送命而歇斯底里怒吼的长公主,心中竟无端升起一丝不忍,不甚了解感情的“墨景冽”只当这是祭体对其母亲的依恋。
     “作为补偿,本尊将梭奴送与你如何?”
     听到梭奴的名字,长公主恢复了一丝理智,轻喃:“不可能的,他认定了止末。”
     “哼,对于本尊而言,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墨景冽”现出睥睨天下玩弄万物的霸气,看向自己手中的十幻珠,眼里闪过一丝势在必得。
     “感知到十幻珠的位置了吗?”
     终于找到机会,止末只希望在众人忙于找寻凶手时,找到遗失的十幻珠。
     “有人在掩盖十幻珠的气息,干扰我的感知。”
     梭奴也有了一丝不确定,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
     “算了,好好休息会找到的,你也别太劳累。”
     止末轻拍了拍他的肩,转身走出帐外。
     回想起止末为劝自己爱惜自己,任血倾泻于石块之上的画面,梭奴顺从的答了声:“是。”
     然而陷入遐思的梭奴,却错过了止末走出帐外回头投来的求救的眼神......
     十三
     莫见青霞暖
     乌云尚满天
     但见丹血素艳来
     谁知伪计巧似簧
     止末似木偶般不受控制的走到一座地牢,欲摆脱这被人操控的感觉,极力给自己的头脑下达停下脚步的命令,然而脚步依旧前行。
     地牢内长公主惊讶的发现,止末听话的跪在墨景冽面前,让只有孩童身高的墨景冽都可居高临下的俯视止末:
     “怎么样?现在相信本尊无所不能了吧”
     长公主有一丝震惊:“你怎么做到的?竟然可以在梭奴保护之下抓捕到武功也不弱的止末。”
     “呵呵,因为你们都同样善良啊,还记得止末在群雄攻击本尊时挺身而出,带本尊逃离包围吗?本尊在那时便在她身上下了木偶蛇一种可以让任何人都乖乖停下的蛊,那不过是本尊设下的局。”
     “你,是,谁!”止末艰辛地吐出一句话。
     “你竟不认识本尊了吗?墨景冽走近止末,敞开自己的上衣,抓着止末的手指触向自己光滑白净的胸膛:“记得吗?你用小刀像这样,划开本尊的身体......。”
     墨景冽引导着止末的指尖,从自己的胸膛自上而下的滑下,宛若一柄开体破肚的锐利的匕首……
     让止末迅速忆起了在现代时,自己亲手击退的黑蛇,一瞬间恍然大悟,但却无力也无法说出更多的话。
     “看来你记起来了,每次都叫本尊吃亏的女人,本尊的名字叫司空罪。”
     司空罪将止末柔嫩的指尖划破,含在嘴里,止末一声不吭地看着司空罪愉悦地吸着自己的血。
     “作为本尊的玩偶,你似乎不太情愿,那就饮下本尊的血,真正忠诚于本尊吧。”
     司空罪亦划破自己的指尖,只见紫黑色的血滴在地面上,地面因腐蚀而冒出一丝黑烟……
     司空罪将指尖靠近止末的嘴唇,止末想退后,却如植根于土地的草根般,躲不掉受控的羁绊,而又任人踩踏。
     “等等!”
     长公主忽然喊起,让司空罪止住了动作:
     “怎么?你要为她求情吗?这可不像你。”
     司空罪假扮过她的儿子,自然知道长公主为了爬上高位,曾对多少无辜生命痛下杀手。
     “她与本宫无关,但你别忘了,答应我的把梭奴留在本宫身边的承诺。”
     “如此急不可耐吗?本尊说到的自会做到,竟然如此,那就换一个方式让你臣服吧,止末。”
     司空罪小手一挥,空气中浮现出一个画面:只见方忘两手两脚被钩链锁住穿透......
     那样锥心透骨的疼痛让止末眼里泛起仇恨的血丝,满脸恨意的盯着司空罪。
     “本尊喜欢这样的眼神,本尊也曾露过呢,你知道吗?当时本尊差点死在你的小刀之下,所以,止末就在这想想怎么弥补本尊的创伤吧......”
     痛彻心扉的针刺感,从全身传来,止末很快便疼的满头大汗,带着一丝抽搐……
     等到司空罪离开后,长公主看着伏在地面上隐忍痛苦的止末的狼狈模样,有一丝讥讽:
     “你也没料到自己有朝一日“弱小不堪到任人玩弄的地步吧。”
     “我,不!”止末极力挪着身体,企图离开。
     “别挣扎了,你对一切已无能为力了。”
     长公主想到自己的冽儿,心中涌起强大的悲哀和怨恨。
     她一定要将司空罪碎尸万段!
     止末惊诧的发现,长公主竟打开了牢门,在自己面前飞跃而去!
     也许所有人,包括司空罪都没有料到,一个生活在皇家大院的公主竟有武功傍身吧!
     止末想起当初自己潜进长公主帐篷下折磨的药,长公主的死去活来只是假象时,一种自己太愚蠢的绝望感席卷了止末的心脏,让她精疲力尽地虚弱……
     早于几千年前便有先知曰:欲胜人者必先自胜,欲论人者必先自论,欲知人者必先自知。败莫败于不自知。
     她早该明白的!
     她自我感觉良好的对长公主的低估与惩罚全叫人暗中耻笑了去……
     “而本宫不一样,本宫会改变这一切......”
     看着遥遥远去的长公主,止末咬紧牙关,拳头捶地,痛恨于自己的无力!
     想到饱含痛苦的方忘,止末喘息困难,无比自责……
     似乎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智慧与骄傲。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过于弱小,弱小是无法原谅的罪,不能被原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