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8章 抉择·殇忆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银殊逸暗叫不妙,果然见上面有细针扎过的痕迹,全身麻痹的银殊岳,在安页轻扶下沉沉睡去......
     开始施法,安页身上浮起一团黑色的气体,而后便见气体涌进老人的体内。意识模糊的老人只感觉他的眼前闪过一副副,关于一个叫暗夜的女孩的经历画面。
     安页重新记起自己过去的种种,一股浓烈的悲哀,忽然让安页流下泪来,她以为她已忘了怎样去哭。
     何时起,她失去了情感?
     也许是她第一次完成魂灵之愿杀的人便是一直教导她的老死神,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无表情地靠着冰冷的墙壁,汲取着手中热茶的唯一一点热量,而后看着嬉笑的人群疯狂大笑时;
     也许是第一次,看见血从自己手上的伤口涌出,却不是正常的鲜红色,而是象征着死神的暗黑的血,并且自己永远失去痛感时,不可反抗死神的任务时;
     也许是明媚的早晨,美梦被惊醒,无法延续,气恼地从床上坐起身来,发丝凌乱,梦醒了,然后对自己苦笑着,摇了摇头,带着绝望去接受现实,习惯了一成不变的生活时起............
     更或是现在的自己第一次茫然自己的生死时............
     安页早就知道莫锦献的爷爷已绝症在身,他也知自己时日不多,却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安页这个一无所有的可怜虫,活生生毁了她那么优秀的孙子,便主导了这场戏。
     无论莫锦献最终是否知晓,极其孝顺的他也会因愧疚而离开安页,老人愿意用自己来成就他的宝贝孙子,所以他对自己开枪毫不手软......
     这样疼爱莫锦献的爷爷,用一个安页去换应该是值得的吧............
     一只手突然搭上了安页单薄纤弱的肩膀,安页转头,便见眼皮沉重仍苦力撑着,全身麻痹却跪着挪近安页的银殊逸:
     “住手!”
     银殊逸用尽全身力量咬出两个字,眼神锋锐而认真,隐隐流露出几分肃杀之气,让安页莫名的心颤,但却没有理会他,继续透支自己的力量。
     因此银殊逸也从零零碎碎的画面更进一步的了解安页。
     “嗯!”
     安页闷哼一声,只见不甘被忽视的银殊逸狠狠的咬上了安页的肩。
     他咬的那样用力,乃至于安页觉得那疼痛竟可深入她的骨髓……
     安页微显无力地靠在银殊逸胸膛前,微凉的手轻触他的脸,一丝温柔让银殊逸微微发愣。
     “我还是习惯你一脸淡漠的样子。”
     安页轻笑着打趣他。
     但那笑容在银殊逸看来却是那样的刺眼,甚至让他的心也隐隐作痛。
     很快银殊逸便又中了催眠术,不甘地滑下,安页,将他轻放在地。
     安页看着他紧紧抓着自己的手,心中有了一丝温暖的安慰:这个位面,真是不同............
     “生命最苛刻之处,在于它会死亡,但是死亡也不过如此:世界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任何光源罢了。”
     她轻喃,像安慰他,也像安慰自己。
     她静静看向天空,感受生命在黑色光圈轻旋中黯然逝去……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她眼前,汨汨而过。
     那些在她生命路迹中凋谢的黄叶,远去的飞鸟,那些过去极力追寻生命意义所带来的孤寂与落寞,终于在此刻,
     尘埃落定。
     她的泪,落在他脸上。
     缘尽缘散
     睁眼闭眼泪已稀。
     风轻花落定,或慢或快的时光踏下轻盈的足迹,卷起昔日的美丽悠然长去。在夜的最后一章,散尽了那段幽幽的香。
     艰难的睁开眼,银殊逸发现自己正躺在安页身边,银殊逸快速爬起,扶起安页,指尖微探,却发现她已无呼吸......
     银殊逸眼神有了一丝涣散,跪在地上,伟岸的身体似乎在一瞬间崩塌……
     这是银殊逸第二次体验到了失去一切的孤寂感。
     第一次是因为莫锦献的母亲。
     那个总会手把手教导他医术的女子;那个永远不会打骂,只会轻轻抚摸他的头的素雅女子;那个把他看得比她儿子莫锦献更重要的女子;那个永远嘴角含笑的温柔似水的女子……
     竟然,倒下了……
     身患绝症。
     多年前看着那躺在手术台上毫无生机亦师亦母的女子,而他竟无力回天,那时他只感觉自己的心被铺天盖地的绝望所啃食,无处可逃,而后永远静止,僵硬......
     怎么会这样?
     她从未伤害过任何人,从未对不起任何人,命运,怎么舍得给她,那样无法接受的结果!!
     那时候,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冰冷,从身体到心魄!
     但却有另一个女孩,重新给了自己一颗跳动的心,那是一个古怪而又鲜活的女孩,她有着对药过敏的奇怪习性,让主医多年的他,第一次面对一个病人,心中有了无可奈何的气愤。
     她会投股,摄影,并且身手了得,甚至入侵电脑等技能的如迷般的女子;在她的医术下,连一向心高气傲的他都自叹不如;
     那样的女孩会温柔,也会报复,清晰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怒,也理解着他人,就像她用来威胁自己的画,第一次让他觉得有了那么一个人,理解自己的孤寂。
     却又那么倔强,无论自己如何逼迫,宁愿忍受极致的饥饿与疼痛,也不将自己的秘密说出。
     这样强大而温柔的女孩却有着那么不堪的过去,并且没有歇斯底里地发泄出来伤到他人,只将所有的伤痛牢牢锁在心间,埋下......柔和的让人心疼。
     当他将一张张不堪入目的图片看完时,才明白,她的苦,她的坚韧不易,她经历的黑暗阶段,她轻易不能说出口的疼痛。
     跋涉在泥沼中,强韧而不灭执着。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懂她曾经面对的,是怎样深重的绝望!
     她的过去,她的孤寂,她的美丽如烟花般盛开在别人的天空,落下的灰烬覆盖了他灵魂的土地………
     银殊逸将安页轻轻抱起,走向远方,没有痛苦失声,他,只是,无法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