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4章 初遇冰块·兄弟花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来到一座宏伟的医院,莫锦献便将安页安排到了 VIP 房中,让安页不禁疑惑起他对自己的在意,但却没有问出口。莫锦献很快便将这家医院的院长请了来。
     然后说是院长,眼前的人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一一银殊逸,深暗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平静的冰冷,乌黑的碎发轻散额间,挺秀高纤的体格。仿佛从晶莹通透的玉石精雕出来的脸部轮廓,一身大白褂似乎为他量身定做。
     只一眼,安页便在他身上感受到一丝孤冷。
     很快银殊逸便为安页拆开手臂的布料,看见深重的伤口,眉头微皱,而后欲为安页下麻醉时却被安页阻住:
     “我不想下麻醉。”
     “你的伤口需要缝针。”
     银殊逸难得的提醒了一句,安页坚持自己的想法。
     老死神曾经告诉她:死神让自己的身体失去意识无异于作茧自缚。
     死神一旦沉睡,便脆弱得好像一根丝,是生是死,全在他人。
     银殊逸便自顾自的缝线,看到女子明明
     满头大汗,但眼波却毫无起伏的模样,银殊逸不禁少了几分被莫锦献硬生拉过来的不情愿。
     安页曾经感叹,遇见银殊逸,她无异于遇见战争!
     “放下。”
     冰冷的声线,让安页一下子便知道是银殊逸在制止她,安页伸出受伤的左臂露出上面没有现出血迹,沾染的绷带,意思很明显:我只是用右手玩电脑,根本不关左手的事,不行吗?
     “不行。”
     但知道他是莫锦献的人,安页也未恼,乖乖关了电脑,欲到空间看照片时,又听见银殊逸的声音响起:“喝药。”
     喝下药后本该相安无事,然而在银殊逸再一次来看安页时,只见安页的脸上及手臂都起了红色的疹子,显然是过敏现象,然而本人却似毫无察觉般只关注着手中的图片。
     看到银殊逸来到才开口:“我过敏了。”
     银殊逸表情有些森冷:“我问你有没有对什么药物过敏,你为何说不知道。”
     安页垂眸:“我也是刚知道。”
     虽然安页在宿主肉体内,但宿主的记忆并没有留给她。
     没有理会安页何时发现,银殊逸只是单刀直入地说:“你对什么过敏?”
     “我对药过敏。”
     “............”
     静默了几十秒,银殊逸才开口:“那我替你针灸。”
     察觉不出他生气的情绪,安页只感觉他的周身的冰冷气息又增多了。
     脱了白衬衣,白亮的灯光将她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衬的莹白如雪,带着丝丝诱惑……
     然而银殊逸只是尽职地为安页针灸调理她长期过度消耗机能的身体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丝毫未沾染上深更半夜如此接触的迷蒙............
     几天后莫锦献还是撞见了他们的亲密接触,站在门口看着,眉头紧皱,然而他还是静静的走进去,没有失控。只平和地问:
     “她有严重到让你动用这绝活吗?”
     银殊逸如此年轻,便有院长席位,并非靠得走后门等上位,而是凭着一身精湛的医术的本领,其中以他的针灸著称,不是奇难杂症,根本不需动用他的针灸。
     莫锦献与他有些交情,才能让他在百忙之中抽空来照顾安页,莫锦献微带调侃的语气让人银殊逸稍稍满意,如果他刚刚进来,吼出的是:你们在干什么?或者是:你想对她干什么!
     那么银殊逸,也不必对他称兄道弟了,在银殊逸开口前,安页已将缘由说出:“因为我对药过敏。”
     莫锦献恍然大悟,看到银殊逸已治疗完毕,并迅速离开,便轻轻地为安页掩上被子,遮住肌肤,而后再为她的手臂换药。
     “你真好。”
     听到安页的感叹,莫锦献微微一笑,刚想说什么,便听见她的下一句,笑容生生僵住。
     “好得让我以为我于你有利可图。”
     莫锦献无奈一笑,他知道她会问的,他为何对她如此之好?
     很快莫锦献便将真相告诉了安页,原来莫锦献能很快收购多个他的对手股权,原因便是安页场场投股,场场必胜,导致它们财政衰弱,被莫锦献的公司有机可乘,这么一个商业奇才,他怎么可能放过?
     但他看到安页费尽心力地分散资金,便知道她不想让人发现,于是他调查了安页的明面职业一一摄影师,欲借这个借口,将安页留在身边。
     他承认他一开始是带着功利性的目的,但了解了安页后他心中更多的是对她的敬意。
     她明明可以用投股的钱让自己生活的更好,却将所有的钱财都用在自己九岁的弟弟的化疗……
     “无论是投股还是摄影,都请你留在我身边,好吗?”
     灵魂最美的音乐是善良。
     如果“善”有原因,它就不再是善。如果“善”有它的结果,那也不能称为“善”。
     “善”是超乎因果联系的东西。
     安页在这个男人身上听见了善良的声音,她答应了他。
     虚伪活着的面具,从此摘下。
     很快安页便得到了康复,有了上次的教训,莫锦献无论如何都要安页搬到公司来住,安页也不矫情地接受了他的邀请。
     渐渐地,安页专业的摄影技术,便收到各种好评与赞美,莫锦献也经常带安页出席各种接待会,一次莫锦献与外国巨头的合作会上,安页依旧收到邀请。
     然而正当安页四处拍照片时,她的脖子突然被人勒住,无法发声,并且禁锢了她的手,迅速的带进一个房间,作案者才放开了她。
     眼前的男人,剑眉桃花眼,一举一动都能挑逗着多情的女子,嘴角含笑,令人目眩,带着几分王者的骄傲。
     而后她又看清房间内还有另一个与抓他的男人,同样俊美的男人,他的皮肤稍白一些,却没有女人我见犹怜的娇气,胭脂般的唇似乎在邀人共舞,自带迷雾诱惑……
     两个不好对付的男人!
     他们前面是西餐厅的完善设备。
     暗暗的灯光,悦耳动听的爱情柔慢曲,浪漫而温馨的烛光点缀着精致的餐桌……
     一切看起来美好而优雅。
     除了忽略餐桌盘子上的肢体,以及中央盘子的残存物体。
     她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