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半僵实录 > 166章夜战殓房续(中)
最快更新半僵实录 !

    有时候,声名也是一种负累。

     面对眼下这种情况,换个别人早就跑出去喊救命或找人来帮忙了,可是杜腾他不能这么做,作为一名刑警队的队长,哪怕已经是停了职的也不能,毕竟没有人能够接受一个只穿条裤衩,到处喊救命的刑警队长。

     不过还好,眼下的威胁终于被他所解除了,此时的万卷和叶明两人别说是想逃跑了,就连能否同时站起来都成了未知之数,逃跑就更别想指望了。所以杜腾他则终于可以在两人的注视与斜视下,放心大胆的放下枪,一瘸一拐的走过去穿起了自己的衣服。

     起床三件事,披衣穿裤和蹬鞋,只要你的生活还能够自理,相信这些就不是什么问题,可就是这平日里简单无比的三个动作,这会儿到了杜腾身上那叫一个费劲。鞋还好说,把脚往里头一塞就算完事了,可衣服就没这么简单了,如果光是用只左手也就罢了,可他还得顾着一碰就疼的右边,结果穿件衣服弄的就跟受刑差不多。衣服尚且如此,裤子蹬起来那就更是难受了,瞎比划了半天,最后见万卷和叶明蹲在旁边还算老实,杜腾才又靠着雪柜坐回到了地上,抬着两条腿连撕带扯的套了裤子。

     问题出来了:叶明和万卷会老老实实的傻等着杜腾把衣服穿起来吗?如果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答题的人脑子一定是被驴所踢的门给挤了。叶明之所以会跟着万卷老实的蹲在那不动弹,为的就是手里的那根曲别针能更快一点的把脚上的铐子给解开。既然要解开铐子,那么这种地下活动自然离不开万卷那副庞大的身躯来做掩护,可就在他掩护了没多久的时候,万卷清楚的听到了叶明“咯吱咯吱”的开锁声。

     “你那动静就tm的不能小点?”开锁的动静之大,眼瞧着连那边杜腾都快惊动了,万卷自然跟着要着急,但当他把脸扭过去时,看到的却是一脸惊诧的叶明以及他手里拿着的半截曲别针。一晚之内连开两副手铐,这根“鞠躬尽瘁”的曲别针还是没能摆脱“阵前忘”的命运,终于断在了这第三副上,而与此相对,两人耳中那清晰无比的“咯吱”声却是愈发的响亮。

     万卷的脑袋没有再扭回去,因为他和叶明惊讶的发现这响亮的“咯吱”声竟然来自于左边的那排雪柜,而在雪柜前端靠着的正是高抬着两条腿,通过撕扯拉拽与裤子进行搏斗的杜队长。杜腾的警惕性也够强的,一见万卷和叶明盯着自己,他立刻撇下刚扯到膝盖上裤子,拿起手枪对准了两人:“你们想要干什么?!”

     “杜队长,呃,您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这话刚说完,叶明就后悔了,因为就跟和他们作对一样,刚刚还听很明显的“咯吱”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竟然没了。

     “声音?什么声……你俩是又想耍花招吧。告诉你,你们要是再做什么,不,再说一句话,我就给你们好看,听见没,给老实的待着!”

     得,这下叶明两人想再说什么都不行了。

     训斥完了叶明,杜腾又把注意力转到了他的裤子上,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冻煞人的寒气从他下面钻了出来。虽说杜腾那两屁股蛋子上的脂肪够厚,而且外面还裹着一裤衩,但还是无法与地面的低温所抗衡,再加上他为了穿裤子而不停的蹭来蹭去,贴地的那片肉早就冻青了。既然底下凉那就找东西垫着呗,心里这么想着,放下枪的杜腾伸手到旁边开着的雪柜里抓衣服,可是他手刚进去一抹,人就愣那了。

     虽然温度是有点冰,但无论形状还是手感,甚至连那略微僵硬的弹性都清楚明了告诉了的杜腾,他的手所摸到的,是一条成熟的,滚圆的,女性所独家拥有的——大腿。如果是在夜总会或是其他什么地方摸到像这样的一条大腿,杜腾他会非常的开心与激动,可这里却是太平间。

     当然,这一点并不重要,地点的问题他可以忽略,但让杜腾想不明白的是,他摸到的怎么会是大腿呢?

     太平间里设置的雪柜可是很宽敞的,别说是个才一米六几的郝丽珍,就是一米九几的大高个塞进去前后都有富余,所以图省事的他才会把自己的衣服放在郝丽珍尸体脚边的宽敞地方。可为什么刚刚还放着他衣服的地方现在再摸就摸到了郝丽珍的大腿呢?!更何况他清楚的记得,叶明往外拖雪柜的时候,就拖出那么一点,刚够露出郝丽珍的一双脚而已,怎么现在……会有……大腿……出来呢?

     手,在大腿上摸着,而杜腾他的视线却仍然紧紧的停留在自己那条刚刚穿了一半的裤子上。为什么摸到的会是大腿?答案只需要他转过头看一眼就能知道,但就是这么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他的脖子却像打了石膏般,僵硬的怎么也转不过去。

     也许是雪柜太沉……自己滑出来了吧。

     犹豫许久,杜腾终于在心里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在这个理由的支持与鼓舞下,他终于把手颤颤巍巍的收了回来,而他的脖子也终于可以转动了。杜腾试着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雪柜已经冒出来了小半截,不过看那样子,好像真是松动滑出来的。

     “呼……”

     杜腾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虽说自己以前在医学院混过两年,没少进太平间和接触死人,但如今看来这地方以后少来为妙。走的夜路多早晚会撞上鬼的,就算命大撞不着,这自己吓自己的事给谁也受不了啊。经刚才的虚惊一场,杜腾的神经不由得松懈了下来,跟着一不留神就开始回忆起以前自己躲在太平间撞鬼吓同班女生的“英雄事迹”来,朦胧间他甚至都能听到那个女生在喊着他的名字,可不到一秒钟的功夫,那个被他一直暗恋的漂亮女生就变成了眼前这个叫做叶明的乌龟王八蛋。

     “……杜队长?杜队长?杜队……”

     “吵什么!欠揍是不是!”

     “不是,您现在听。”

     “听什么!你俩又想……”

     杜腾不说话了,或者应该说是说不了话了,因为他不但清楚听到了“咯吱”声,更加看到身边的那个雪柜随着“咯吱”声,自己一点一点的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