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驱鬼医师 > 239.第239章 木头人
最快更新驱鬼医师 !

    十几秒后,雪儿终于睁开了眼帘,但十分沉重,声音十分微弱道:“上官,我……”

     见她欲言又止,一脸的纠结和不安,我忙解释起来:“你身上的阴阳合欢丹之毒,已经被我驱出来了,不过放心好了,用的不是我的身体,而是针灸!”

     “针灸?”雪儿一脸疑惑,同时也感觉到了手指上的疼痛,瞥眼瞅了去。

     “没错,只是没有银针,用你头上的纤细发卡取代的。”

     “原来如此,那,谢谢你上官!”雪儿长舒口气,紧张的脸色一下子舒缓不少。

     这神情变化令我有点捉摸不定,她是觉得没有被我‘玷污’而感到松了口气呢,还是因为获救而感到庆幸呢……

     雪儿恢复的很快,不一会脸上变得有了血色,也能站立起来独自行走了。

     不过在水池边溜达了几步后,就面露忧虑:“我们先前是从上面坠落下来的,那还算容易,但是现在怎么上去呀,这么高?”

     我指了指身后的通道:“应该还有别的路出去,否则当年我父母也离不开这儿,去主墓室那里寻找一番吧。”

     几分钟后,又回到了那儿,不过地板上的蛊虫已经消失殆尽,地上只残留着中年术士那具皮包骨头的尸体。

     心中不由得一阵嗟叹,也算是术法界的前辈了,如果不是利欲熏心,非要独吞棺材里的小匣子,并且杀我们灭口,也不会殒命在此。

     一切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只能说死有余辜了。

     雪儿先前被中年术士挟持在下面,所以不知高台上面棺材里的情景,此时禁不住好奇,拾级而上,等我察觉到的时候,已经矗立在石棺跟前了。

     “快下来,寻找出口要紧,别观察里面的巨型尸体了!”我冲着她大声提醒了句。

     几秒过去了,她没有任何回应,连转身看我也没有,这异常的反应,令我瞬时就紧张起来,提着一口气三步并两步跳上了高台,来到了石棺旁边。

     朝里面瞥眼一瞅,巨型男尸平整地躺着,并没有异常。

     “这人好奇怪,身材比平常人大太多了吧,而且从服饰看是唐朝的人士,竟然还没有腐烂,太——”

     “我看你比他还奇怪,方才叫你为何不知应一声,吓我一跳!”我打断雪儿的话,训斥了她一句。

     她呵呵一笑:“不好意思,我方才注意力都在这尸体身上,并没有听到。”

     我努了下嘴:“好了,下去寻找出口吧。”说完转身朝高台下方走去。

     “啊呀!”

     刚走两步,身后突然响起雪儿的惊叫声,极度惶恐。

     忙回头一瞅,坏了,那具尸体竟然坐了起来,正抓着雪儿的尸体往石棺里猛拽,想要拖进去。

     雪儿拼命挥舞双手挣扎着,两条腿也抵在棺壁外围,但仍旧阻止不了身体一点点地朝棺中倾斜。

     见状,我连一刹那的迟疑也没有,直接飞起一脚踢向墓主人的长臂。

     “砰——”

     感觉不像是踢在一条胳膊,更像是一根钢柱上,脚趾头都要断掉了。

     不过与疼痛相比,心里充斥的是担忧,雪儿已经双脚离地,就要被抓进棺材里。

     没时间了,忙双臂一环抱住了她的腰肢,用力朝外扯起来,哪知道非但没有成功,连自己也被连带着拉进了棺材里。

     始料不及,并没有和雪儿一起压在墓主人巨大的身体上,而是与他一起,往深不可测孔洞里坠去——实在没想到,棺材里面竟然会有暗门突然打开!

     “咔哧咔哧,咔哧咔哧……”

     在漆黑中降落了四五秒钟,三个人,确切地说是两个人还有一具尸体,重重地摔在了一堆厚厚的树枝之上,压断它们时发出连续不断的响脆声。

     好在缓冲了冲撞,并且墓主人的尸体在最下方,所以我和雪儿并没有遭受太大的罪,爬起来照着手电一检查,发现仅被折断的树枝划破了点皮肉,并没有受多大的伤。

     “上官,这尸体好像有点不对劲。”雪儿没有像我一样拍打身上的灰尘,而是指着墓主人两米半的遗体,来了这么一句。

     “还用你说?本来就不对劲,比一般人高大多了,而且历经千年还没有腐烂。”我随意回应了句。

     “不是的,我是说,这具尸体是假的,你看这里!”说着这丫头蹲下身子,指着尸体的脖颈处对我提醒。

     照着灯光将头凑过去仔细一瞧,竟然裂开了,缝隙里露出的不是皮肉筋骨,而是浅黄色的截面。

     这是……木头!

     忙将手伸过去细细一捏,硬邦邦的,用指甲轻轻刮了下,掉下来一小撮硬渣,确定是木头无疑。

     怪不得这般高大,而且先前手臂坚硬如铁,原来是一个木头人。

     等等!不对!

     如果说要是木头人的话,为何能够抓着雪儿往下拽,难道说成精了?!

     想到这里我迟疑了下,之后果断地双手抓住木头人身上的衣服,用力一扯,只听得“刺啦”一声,撕成了两截,上半身完全露了出来。

     用手指轻轻一叩他的胸膛,传来“叨叨”的空亮声音,果不其然,里面另有玄机。

     我将手指攥紧拳头,学着电影里李小龙的寸拳姿势骤然发力,狠狠击在木头人的胸膛上。

     “咔嚓!”

     一声脆响,木头壳被打穿了,收回拳头朝里一瞧,满是错综复杂的丝线还有大小不一的齿轮之类玩意。

     嘴里不由得感慨了句:“原来是这些机关控制了木头人的动作。”说完之后突然觉得有点安静,侧脸一瞧,雪儿那丫头正用怪异的目光瞅着我。

     “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拳头不疼吗?”她一脸惊讶地询问。

     “通过敲击声就可以判断出来,木头人胸膛里面是空的,并且外壳十分微薄。”不想忽悠她,我实话实说道。

     “哦,原来如此。”她略显失望,随即指着木头人胸膛上,那个被我打出来的孔洞,“体内都装了些什么啊?”

     “控制他的丝线和齿轮之类,设计十分精巧,在上面时,可能是受到了某种激发,所以才会抓着你往下拽。”

     “我瞧瞧。”说着就就要窥视。

     “别看了,万一没有摔坏,再次激发可就麻烦了,趁他安静,赶紧察看下四周吧。”我拦住了好奇的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