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十八章 秘密文页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整个冰墙在双重冲击力的作用下开始迅的开裂,但是比起越来越近的霜冻灼烧,还是要慢上许多。

     已经赶不上了。

     兰斯特看了一眼身边的莫瑞娅,现她看向自己的愧疚眼神。接着他现对方张开双臂挡在了他的身前,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巫妖的强力法术。

     “兰斯特!跑!”

     冰墙已经开始坍塌,兰斯特甚至可以感觉到外面流动的空气,但是裂开的缝隙还不足以让一个人顺利的通过。

     就在这个瞬间,一个黑色的影子飞朝着兰斯特的脑袋冲了过去,看到这一幕的猎魔人心中重新升起了希望,他飞快地抬手用闪电钩将女法师拉到自己身边,与此同时,渡鸦艾德也急地撞击到了摇摇欲坠的冰墙上,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整块冰封障壁伴随着源源不绝的“哗啦”声碎裂在地。兰斯特抱着女法师跳出了墓地大厅,霜冻灼烧却在他的注视下依然朝着两人席卷而来。

     兰斯特咬紧牙关,他将莫瑞娅的头护在自己胸前,等待着被死亡笼罩的命运。

     “锵”的一声,一面流线型曲线的翼盾刺到了两人身前的地板上,将随即而来的法术隔绝在外。

     辰星女王的法卫部队。

     兰斯特一眼就认出了这面盾牌属于谁。

     他坐起身,现达米恩男爵和一位身穿辰星法师蓝色长袍的老者站在自己不远处,他们身边的法卫部队在那名法师的示意下迅冲进了冰封的大厅,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我们等等再聊。”那名法师在经过两人身边时十分礼貌地点头致意,然后走进了巫妖所在的墓地大厅。

     兰斯特扶起脆弱的女法师,对方虚弱地靠在他的怀里,皱着眉头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他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莫瑞娅的后背,结果女法师痛的直接张口咬住了他的肩膀,身体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凭借手心传来的冰冷混杂灼热的感觉,兰斯特想起刚刚她挡在自己身前的时候,后背一定是被巫妖的法术伤到了。

     达米恩也看出了莫瑞娅的异常,他帮着兰斯特将女法师趴到地上,从怀里拿出一小瓶药膏递给了他。

     接着他就背过身去,兰斯特也顾不了太多,为了不碰到伤口他用匕割开了莫瑞娅背后的长袍,露出女法师的背部。

     本应该白皙的背部肌肤此时满是白色的霜冻和一处处黑红色的烫伤,兰斯特麻利地打开药膏的瓶子,将里面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涂抹在莫瑞娅的背上。

     看着女法师不再痛苦的表情,兰斯特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他转过头向达米恩问道。

     “这你可要谢谢罗曼小姐。”达米恩望着大厅里的战斗回答道,“如果不是她找到我,我可不知道你们真的来了这个鬼地方。”

     达米恩看了一眼地上的女法师,有些话并没有说出来。

     如果不是艾瑞卡找到自己时提到了这个女人是一名法师的话,他是不会如此及时地动用传讯石将北方要塞里的洛里斯法师请过来的。

     半精灵剑客和女法师,这些信息都和安德莉亚女王秘密出的搜捕令上的描述一致,这也是洛里斯法师使用群体传送术来到这里的原因。

     至于兰斯特两人接下来的命运如何就和达米恩没有什么关系了,虽然他们刚刚从幽魂袭击中解救了自己,但是在女王的命令之下,这些都不重要。

     兰斯特望向大厅里的战斗,此时已经接近了尾声。

     手持翼盾的法卫们挥舞着右手中的禁魔锁链,被他们包围的巫妖已经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很快它就被禁魔锁链绑住,完全失去了施展法术的能力。洛里斯法师并没有下令杀掉这只新晋的巫妖,它将被送到辰星城,由女王属下的大学士们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你们找到命匣了吗?它刚刚转化完成,命匣应该就在这附近。”看着洛里斯法师走出来,兰斯特忍不住问道。

     老法师晃了晃他手中的戒指,兰斯特看出来就是当初多拉娜的骷髅手指上带着的那枚。

     “你的朋友伤的不轻,她需要进一步的治疗,请跟我走吧。”洛里斯法师根本没有给兰斯特任何拒绝的机会,就让人抬起女法师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

     兰斯特跟在后面,朝着黑暗中使了一个眼色,就乖乖地跟着大部队离开了这里。

     ……

     三天之后,北郡领主府。

     莫瑞娅的伤势在经过请来的牧师治疗后,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此时她正靠坐在床头,看着一张展开的信纸。

     信纸上密密麻麻写着许多的文字,兰斯特虽然认不出这些是什么字,但是却能肯定是深渊语。

     这封信是他在艾德的指引下,从北郡一处废弃的屋子里拿到的。当时离开地下墓地的时候,他就暗地里嘱咐渡鸦将大厅里每一个角落和可能会隐藏物品的地方统统检查了一遍。

     结果艾德就在天花板上一处破损处找到了一只次元袋。那里面除了这封信之外,还有不少的金币,和一只传讯石。

     这些东西都是死亡祭司多斯恩藏起来的私人物品,那封信肯定就是恐惧之角的其他信徒向他传达命令的手段。

     那块传讯石应该是他和某人保持联系用的物品,可随着这些邪教徒被一网打尽,这块传讯石就再也没有响过。

     “怎么样?”兰斯特看着女法师对那张信纸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忍不住问道。

     “这上面确实是深渊语没错,但是提到的内容却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莫瑞娅沉吟着,总觉得这上面的文字有些蹊跷。

     “拿着,我需要准备一个仪式。”女法师将手中的信纸递给兰斯特,就这么坐在床上开始准备施展仪式用的材料。

     很快随着“秘密文页”仪式的成功施展,那张信纸上的文字开始变得扭曲模糊,另一页文字逐渐清晰地浮现在信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