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九章 地下室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地面上的木板门被兰斯特轻轻地抬起,他的感官高度集中在入口处逐渐扩大的缝隙上,他可不想栽在可能会随着木板门开启的什么法术机关上。

     幸运的是什么事也没有生,随着木门完全打开,午后的阳光照射到昏暗的地下室,弥漫的烟尘随着一道道光柱翩翩起舞。

     “艾德。”猎魔人轻声叫了一句,渡鸦从天空中盘旋着朝主人的肩膀上飞过来。

     “到我出场了?”艾德稳稳地停在了兰斯特的肩膀上,抖了抖身上漆黑的羽毛,知道自己出场的时候到了。

     “小心点,别中招了。”兰斯特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渡鸦出一声沙哑的叫声,扑棱着翅膀飞进了昏暗的地下室。

     不一会儿,在等到艾德出安全的信息后,两个人才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木楼梯在兰斯特踩上去的时候出“吱呀”的声响,但是看起来并没有要塌掉的样子。他透过昏暗视觉可以看到台阶上并没有长久搁置而积累下的灰尘,看来这个隐藏起来的地下室一直都有人在使用。

     女法师在墙上现了熄灭的油灯,她用手指一弹,油灯里的灯芯应声爆出一丝火花,被再次点燃了起来。

     整个房间被逐个亮起的油灯照亮,兰斯特两人将里面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地下室并不大,四四方方的一块区域也就和旅店一间房间的大小差不了多少。

     堆置杂物的架子被胡乱地靠在墙角,房间的正中被清出一块干净整洁的区域。密密麻麻的纸张散乱地铺在地板上,兰斯特可以依稀看到上面画着的是一副副法阵的图案。

     他走上前捡起其中的一张,上面鲜红色的印记分明是血液的痕迹。

     “人血的味道。”兰斯特看了一下上面胡乱涂鸦的法阵图,递给了身边的莫瑞娅。

     女法师并没有接过他递过来的法阵图,她蹲下身快地拨开地上覆盖着的纸张,显然现了更加重要的东西。

     很快莫瑞娅就现自己其实有更快的方法,她重新站起身来,从次元袋里摸出魔杖快地挥了几下。

     一阵劲风从魔杖尖端的宝石上呼啸而出,瞬间地上的东西就全被打着旋吹飞到了半空,出“哗啦啦”的声响落到了一旁,地面上那副本来掩盖在纸张下面的巨大红色法阵赫然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兰斯特看着地面上显露出全貌的仪式法阵,心中猛地一沉。

     从法阵的图案和结构上来看,这是一个未完成的转化仪式法阵。虽然在魔法铭文的刻画上还存在着些许瑕疵和纰漏,但毫无疑问这是一副货真价实的巫妖转化仪式法阵。

     巫妖,所有见识过奥库斯不死大军威力的玩家们都耳熟能详的名字。他们不死不灭,是不死君主手下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法师力量。

     北郡曾经出现过一名巫妖?

     兰斯特绞尽脑汁搜寻着自己的记忆,现根本没有任何关于这里曾经出现过巫妖的记载。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这个孤儿安迪即便不是拥有奥库斯之血的魔力之躯,也和这个企图将自己转化成巫妖的家伙脱不了干系。

     “兰斯特,看看这个。”女法师对他招了招手,她在地板上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本破损的笔记。

     翻开已经有些泛黄的内页,兰斯特现上面写着安迪·里德的名字。

     他继续向后翻看着笔记的内容,上面记载的东西越看越让他感到心惊。

     从一开始,这只是一个自卑的少年吐露自己心声的日记,比如暗恋着铁匠的女儿多拉娜小姐,讨厌他的父亲铁匠莫斯等等。但是翻看到了后面,大概两三个月之前的日记,这上面的内容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晚上的时候,我做了噩梦,有一些令人感到恐惧的东西在试图从梦中带走我。”

     “我害怕极了,它们不停的在我的身边盘旋,我甚至能感觉到它们冰冷的呼吸。谁来救救我?”

     “终于有人赶走了那些家伙,他就像神明一样伟大,浑身燃烧着黑色的火焰。”

     “一个声音不停地在我心中回响,他就是我……而我,就是他。”

     兰斯特神情严肃地合上了手中的日记,他的预感再一次成真。

     安迪·里德由于体内奥库斯之血的觉醒,已经被恶魔引诱到了堕落的边缘。

     从他试图把自己转化成一只巫妖的行动上来看,这个男孩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

     如果想将自己转化成一只巫妖,那么就必须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命匣。如果他们在战斗中死去的话,只要命匣还在就可以在它的附近重生。

     命匣可以是任何物品,一个金属盒子,一枚护符或是一枚戒指。它们的共同点就是必须要足够坚固——如果命匣被毁,那么不死不灭的巫妖也将随着命匣里面魔法铭文卷轴的破碎而灰飞烟灭。

     兰斯特翻看了一下日记最后的一篇,上面的时间正好是安迪带着铁匠的妻女离开的日子。

     他到底带着她们去哪了?

     兰斯特皱紧了眉头,丽萨和多拉娜的去向肯定就是安迪的目的地,也正是恐惧之角教派在北郡的秘密集会所。

     恐惧之角对北郡领主府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让达米恩忙于消灭出现在城堡内的鬼魂,而无暇顾忌镇里的居民。

     而事情也正如他们计划的那样,这些邪教徒们在北郡肆无忌惮地疯狂布教的同时以野兽怪物为幌子绑架并杀害了许多这里的居民。

     他们杀死居民,用邪术将死者的鬼魂招来去对付领主府,然后就可以继续在北郡肆意妄为。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

     直到他们犯了一个错误。

     北郡守备军的新兵布伦,居然出现在了袭击领主府的幽魂之中。要知道所有战死的士兵全部都会被送到玛拉的神殿,在那里进行洗礼和安葬。

     而那些邪教徒是如何才能接触到一名安葬在玛拉神殿墓园里面的尸体的?

     生命女神的信徒遍布整个泰伦瑞尔,她的神力在众神中绝对属于高级神力,她的牧师也是拥有绝对强悍神术的存在。想要在生命女神牧师和护教者的眼皮子底下对一具尸体使用邪术,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生在新兵布伦身上的一切。

     那座位于锯木厂附近的玛拉神殿,已经名存实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