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二十九章 铁狼覆灭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黎明的到来总是伴随着黑暗,本就黯淡的月光开始变得越来越薄,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慢慢邻近。

     兰斯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抿紧了嘴唇,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对面一直伺机而动的铁狼团长好像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疲累,他把巨剑拖在地上,出噪声想要干扰兰斯特的判断。

     “怎么,这就累了?”戴兹克嘲讽地问道。

     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去,兰斯特可以透过昏暗视觉清晰地看见对方脸上不屑的嘲笑。

     他将呼吸平复下来,也不管对方看得到看不到,回敬了铁狼团长一个冷笑。

     “我刚刚只是在思考……”兰斯特语调显得特别的轻松,“安弗尔许给你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卖命?金钱?女人?权利?”

     事情展到现在这种地步,戴兹克也不相信对方没有猜出自己的后台是谁,所以他并没有表露出多大的惊讶。

     “一些你听都没听过的东西,而且我保证你今天之后就再也听不到了。”

     铁狼团长的话中充满了浓浓的威胁之意。

     “我听都没听过的东西……你确定指的不是死亡?”兰斯特出一阵轻笑,朝着对面反问道。

     他的话正好说中了戴兹克的心事,铁狼团长对这个任务如此尽心尽力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整个铁狼佣兵团,这其中虽然有龙城侯爵对他施以难以拒绝的诱惑的原因,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对方对他的威胁。

     如果一名塔古斯家族的人想要杀死你,那么你最应该防备的就是你身后的朋友和伙伴。

     他对于安弗尔的“请求”丝毫不敢说出拒绝二字,不仅如此,他还要搭上凝聚着自己全部心血的佣兵团,如果有必要的话,他还得做好死的准备。

     那总比生不如死来得好。

     戴兹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胸前的皮肤上现在还残留着一丝灼热的疼痛。

     “你休息好了没……”他举起了手中的巨剑,此时的脸上已经没了刚刚的笑意。

     兰斯特也敏锐地觉对方已经收起了刚刚随意的态度,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就是全力以赴的铁狼佣兵团团长戴兹克。

     他左手拂过剑身,绿色的火焰再次包裹住锋利的剑刃。

     戴兹克挥起巨剑朝着严阵以待的兰斯特冲了过来,他狠狠地一剑劈向对方的头顶,用这种纯力量的粗暴方式让兰斯特疲于招架。

     铁狼团长这种原始人一般没有明显招式的战法确实让兰斯特一阵手足无措,他除了去招架对方强有力的攻击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而且他单手持剑根本无法和对方硬碰硬,只有两只手一起才能堪堪挡下戴兹克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这也就代表着他根本没有机会施展任何的法术。

     “看来我说到你的心里了,团长阁下。”兰斯特一边有些捉襟见肘地抵挡着戴兹克的攻击,一边企图扰乱对方的注意力。

     “他从来就没想过让你活着,更不用说他许给你的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你就没想过逃吗?安弗尔就算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在整个泰伦瑞尔找到一个有心去躲藏的人。”

     猎魔人附身躲过戴兹克的一记横扫,向后一跳离开了对方的控制范围。

     接着他压低了手中的剑尖,因为他看到戴兹克并没有追着冲上来,而是在沉默子站直了身体,然后将巨剑驻在了地面上。

     “如果‘他’说的没错的话,你肯定见过这个玩意儿,尊敬的猎魔大人。”戴兹克沉声说道。

     兰斯特感到稍稍有些意外,他意外的不是对方告诉了铁狼团长自己的身份,而是他看到对方将鳞甲拉开后脖子下面的一处印记。

     那是一个完整的法术印记的一部分,无论从它的颜色、露出部分的形状或者上面书写的深渊语来看,都与那位无尽深渊里的不死君主脱不了干系。

     “不朽者的黑暗赠礼。”兰斯特对这个印记可谓是相当清楚。

     这枚法术印记应该是由一位吸血鬼手领亲手所画,拥有这枚印记的生物已经算是半只脚踏进了吸血鬼的大门。

     “看来你是知道这玩意儿。”戴兹克松开了拉住领子的手,邪恶的印记消失在了兰斯特的视线之中。

     “有办法吗?”他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期待。

     当着没法术印记出现在身上的时候,你是无法直接消除掉它的。能够彻底摆脱这枚印记的方法只有两个。

     一是当你死后,在黎明之前找一位能够施展复活术的牧师来复活你。

     另一种方法就是当你死后,砍掉你的脑袋。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短暂的沉默之后,铁狼团长拔出了地上的巨剑。

     兰斯特不禁一阵苦笑,看来终究这场战斗还是免不了的。他不是不想告诉对方这两种方法,只是他肯定无论哪一种都不是戴兹克想听到的。

     一名会复活术的牧师,那只是传说中才会有的存在。而如果自己告诉他要砍掉他的脑袋,兰斯特相信下一刻铁狼团长就会挥着巨剑冲上来将自己劈成两半。

     在森林中已经彻底看不到天空中的月亮,夜色越来越深,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就要到来。

     戴兹克身上的鳞甲被划了一个长长的口子,现在就像穿着一件没有衣扣的马甲。他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但却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

     反观兰斯特这边已经不能用狼狈来形容了。他身上的那件皮甲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身上不下十几处的伤口里流出的血液将已经变成破布条的白衬衫染成了红色。

     他的双腿在微微颤,能够保持站立的姿势就已经是他的极限。

     兰斯特不得不承认,面对这个明显等级比自己高的战士,自己没能创造奇迹。

     戴兹克冲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没法跟上对方的度了,铁狼团长勒住他的脖子,一脚将他踹着跪倒在地。

     他想挥舞手中的长剑,却被戴兹克轻易地抢到了手中。

     接着他就感觉到后背一凉,魔法长剑的半截剑刃从自己的胸腔透了出来。

     看着不断从剑尖上滴下的血液,兰斯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