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十一章 结伴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返程的队伍不疾不徐地穿行在赫德尔帝国野外的大路上,一路上基本没有什么不长眼的怪物出来送死。 偶尔遇到的零星怪物也根本不是前方那些玛卡娜骑士的对手,不需要冒险者出手,几个照面就被憋着一股怨气的圣殿骑士们削成了碎块。

     几天前还活生生的同僚都在梦魇中魂归故土,也难怪这些随行的骑士和牧师们都憋着一股子劲儿。

     “看来没我们出场的机会了啊。”兰斯特有些心痒痒地说道。

     属性面板悄然浮现在他的眼前,通过这两天的“恢复锻炼”,他的经验值已经差不多达到了一级的满经验状态,如今这么好的刷经验机会近在眼前,也难怪兰斯特十分意动。

     “还是不要上去的好。”莫瑞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哦?”兰斯特半侧过身,饶有兴致地看着一脸谨慎的女法师,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别跟我装蒜,我可不相信你已经忘记了那位龙城侯爵。”莫瑞娅瞪了一眼坏笑的猎魔人,没好气地说道。

     “啊,安弗尔侯爵……”兰斯特好像经过她的提醒才记起这位人物的存在,“他不是在我们之前两天已经打道回府了吗?”

     “兰斯特!你别跟我装傻!”女法师狠狠地拽了一把猎魔人身后长剑的钢制剑鞘,差点让没有防备的兰斯特失去平衡。

     “喂喂,你慢点,我就是开个玩笑……”他连忙抓住缰绳的同时稳住身体,嘴上服软道。

     女法师这才满意地松开手,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

     “咱们后面大约二十多码之外,有一个穿着半身甲的中年人,看到了没有?”猎魔人瞟了一眼身后的情况,那个中年人正在和一个半身人低语聊着什么。

     莫瑞娅顺着兰斯特的视线望去,看到了他所说的那个人。

     “跟他并排骑着矮脚马的那个半身人,人称‘灰鼠’索克。”兰斯特开始说起他这两天收集到的情报,“他向来是独来独往,没有固定的居所,行踪相当的神出鬼没。”

     “那又说明什么?”莫瑞娅有些不解地问道。

     “那个中年人是铁狼佣兵团的老大,安弗尔在离开这里之前和这位佣兵团长密谈过,内容很明显和我们有关。”对于这位一直想致自己于死地的侯爵大人,兰斯特可谓是相当的在意。

     “这几天我从其他人那里打听到不少关于他的事情。”

     兰斯特解开马背上的水囊,灌了一口方尖塔特产的魔法泉水,想了一下反手递给了身后的女法师。

     莫瑞娅愣了一下,直到兰斯特不耐烦地晃了晃手中的水囊,她才回过神来接过去,犹犹豫豫地打开来喝了一口。

     “无意冒犯,尊敬的法师小姐,”猎魔人回过头看到她这幅模样,笑着打趣道,“冒险中需要共用的物品很多,您就将就一下吧。”

     女法师自然是看出了对方的揶揄。虽然在方尖塔这么多年,莫瑞娅却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共用过任何的东西,不过眼前这个家伙的嘲笑却是自己最不能容忍的。

     她扬起手中的水囊,一口气灌下了大半袋的泉水,用挑衅的眼光看着一脸目瞪口呆的兰斯特。

     但是对方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瞬间涨红了脸。

     “无意冒犯,尊敬的法师小姐……不过那是我们唯一的一个水囊。”兰斯特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说道。

     看着女法师一脸懵然的表情,兰斯特几乎要憋笑憋出了内伤。

     身前的猎魔人不断耸动肩膀,莫瑞娅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这家伙给耍了一通,羞恼地将水囊砸在对方的怀里,不再理睬兰斯特。

     猎魔人笑着将几乎空掉的水囊挂回马背,变戏法似的又从包裹里掏出两个苹果。

     他将其中一个几乎是强塞进女法师的手里,拿起另一个开始大快朵颐。

     看着兰斯特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莫瑞娅现自己完全不了解这个以“毫无人类情感”著称的猎魔人。

     “你不紧张吗?接下来可是要面对一个佣兵团。”女法师捧着手里的苹果问道。要知道一只佣兵团的人数从数十到上百人不等,但无论如何都不是自己这两个人能够对付的。

     “紧张不能解决问题。”兰斯特将剩下的果肉连同果核一口吞下肚,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这里才能解决问题。”

     猎魔人并没有向女法师详细解释,看着莫瑞娅一脸不解的神情,他为了让对方安心只好出言保证道。

     “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你安全送到辰星城的。”

     “我不会去辰星城的。”女法师轻声却坚决有力地说道。

     兰斯特闻言一愣,接着他就看到了莫瑞娅那执着的眼神。

     和梦魇中一样执着。

     “我就知道……”兰斯特叹了口气,接着收起了轻松的神态,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莫瑞娅,听我说。宫廷法师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奥库斯的信徒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更不是你们以前练习法术用的靶子。”

     “现在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时机,如果等我去了辰星城,就会永远失去复仇的机会。”女法师坚决地反驳道。她知道由于自己身体内奥库斯血液的缘故,辰星城的法师们会时刻监视着自己,她将永远无法踏出那里半步。

     兰斯特一时语塞,他只是不想让莫瑞娅更深地陷入复仇的无底泥潭,却忽略了她前往辰星城之后不得不接受的命运。

     “如果不去辰星城的法师塔登记造册,你知道自己将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后果吗?”兰斯特极力压低了声音说道,“女王的法卫们会想方设法地抓住你,然后给你安个灾祸女巫的罪名,烧死你。”

     “但也有一个方法可以避免。”女法师目光灼灼地盯着兰斯特,“如果和一名猎魔人结伴,三大帝国无法对这名叛逃巫师定下任何的罪名。”

     “旧瓦兰血约……”听着莫瑞娅的话,猎魔人喃喃自语道。

     “没错,这几天我一直在查这方面的资料,好不容易才说服埃洛因大师。要不然他也不会将我的血符交到你的手中。”

     “没想到席法师也有份儿参与……”兰斯特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被算计在内了。

     “旧血约属于疯王时代方尖塔与猎魔人之间签订的条约,放到现在可能就只是一句空话也说不定。你就这么有把握?”

     兰斯特说的没错,这条一王时代的契约是迫于当时恶魔横行的缘故才特别制定的。放到如今的三大帝国共治时代,有没有人承认它的合法性还是一个问题。

     “如果是事实的话,他们就不得不承认。”女法师信心满满地说道。

     “这也是埃洛因大师告诉你的?”兰斯特现在真是完全搞不懂这位以睿智著称的**师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自己是莫瑞娅的护卫骑士,有护卫女法师安全的责任。可是老法师又告诉她关于“结伴”的事情,是怕自己将莫瑞丢到辰星城自顾自离开吗?

     “关于‘结伴’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兰斯特试探地问道。

     看着女法师一脸茫然的表情,他就知道关于‘结伴’的具体方法,老法师什么也没有告诉过她。

     旧瓦兰血约,说好听点是叛逃法师和猎魔人‘结伴’,成为猎杀恶魔的伙伴,给这些叛逃者一次活下去的机会;但实际上就是单方面的成为猎魔人的‘奴隶’。

     为此法师要将猎魔人的名字纹在脸上或身体上其他显眼的部位,对猎魔人的命令要绝对服从,而且他们的性命通过法术和猎魔人连接在一起,如果不拼命保护‘同伴’,让对方死掉的话,自己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

     也许说了这么多,会有人认为这些法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事实恰恰相反。

     大部分猎魔人在猎魔生涯中和自己的同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有的甚至和自己的女同伴有了更深入的展。

     “所以说,这才是真实的‘结伴’。”兰斯特一口气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这方面的信息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而他的目的就是让女法师打消“结伴”的念头。

     莫瑞娅不出意料的沉默下来。换做任何一个人听到这样的事情,也绝不会再动这方面的念头了。

     过了大概一分多钟。

     女法师抬起头,眼中闪烁的执着光芒让兰斯特心中一沉。

     他知道自己刚刚说的一切都算是白费了。

     “我可先说好,我还有许多没完成的事情要做,所以是不会和你去找什么邪教徒的,更不会跟你‘结伴’。”猎魔人不等莫瑞娅开口,已经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我可以帮你完成你想做的事情,但是作为交换,你也要帮我。”莫瑞娅脸色微红,显然“结伴”的事情给了这位女法师不小的精神刺激。

     兰斯特本能的想要拒绝,但是莫瑞娅接下来的话却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雅灵残叶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