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七章 女法师的过去(二)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请帮我抓住那只魅魔。  ”

     莫瑞娅的请求让猎魔人微微一愣,紧接着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不可能。”兰斯特摇了摇头,“魅魔以阴险狡猾著称,它不会给我们任何机会去靠近它,除非她认为自己已经赢定了的时候。”

     “但是你肯定会有办法的。”女学徒依旧神色执着地盯着他,“你是猎魔人,你绝对有办法。”

     “你怎么……”

     没等兰斯特说完,莫瑞娅指了指他衬衫破破烂烂的前襟,猎魔人的刺青徽记已经完全暴露在外了。

     正是看到了这枚刺在兰斯特身上的徽记,才促使女学徒下定了进行计划的决心。

     事到如今,兰斯特就算是猜也能猜出她接下来想要做的事。

     “你的父母,他们是被恶魔杀死的?”

     “不完全是……”莫瑞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回到了过去。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可那滔天的火焰和令人窒息的热浪却是她心头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疤。

     “十二年前,我和父母一起住在安瑞斯的小镇上。从小镇的钟楼顶端,可以清晰地看见位于树海中心的辛达瑞尔沐浴在阳光下,散着神圣的光芒。”

     回忆起幼年的生活,莫瑞娅的脸色逐渐变得柔和起来。这可能是她这辈子记忆中最珍贵、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了。

     “每天我都会跑到钟楼阁楼,趴在栏杆上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够进入精灵的故乡,就像吟游诗人唱的那样,去那里学习真正的魔法。”

     “真是个笨小孩,不是吗……”她出轻声地自嘲,怀念的神情中带着无法抹去的痛苦。

     “后来,这个笨小孩想要学习魔法几乎已经着了魔,所以当那个人给她一滴鲜血的时候,她一点犹豫也没有的喝了下去。”

     女学徒出轻声的嗤笑,眼泪却不由自主地顺着腮边滑落。

     “充斥着毁灭力量的火元素不断在她身上聚集,她真的成了一名法师。但是无法控制法术的她烧毁了自己的家,也烧死了自己的双亲。”

     “那不是你的错。”兰斯特皱着眉头说道。那一滴鲜血才是促成这一切悲剧的罪魁祸。

     “我知道,但是知道的太晚了。”莫瑞娅抹去了腮边的泪滴,两只通红的眼睛望着兰斯特,“现在你应该明白那滴鲜血是什么了吧?”

     猎魔人没有作声。当时他喝下魅魔的血液却找到女学徒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丝猜测,如今通过莫瑞娅的亲口叙述,他的猜测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事实。

     兰斯特从试炼一开始就只喝过两次血液,一次是塞拉的魅魔血,另一次就是在试炼大厅,他喝下了掺杂着莫瑞娅鲜血的金盅。

     金盅里是货真价实的恶魔之血,但是却只是作为进入灵界的媒介而已。他之所以循着体内恶魔血的感应找到了女学徒,就只有这一种可能——在她的体内,本身就存在着恶魔之血,而且从它可以彻底掩盖住塞拉血液的情况来看,这只恶魔的等级要比魅魔要高的多得多。

     “看样子你已经猜出来了。”莫瑞娅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这滴鲜血来自无尽深渊,它可能属于六臂蛇魔,巴洛炎魔,甚至是一只恶魔领主——这是埃洛因大师告诉我的原话。”

     “现在,你还想帮助我吗?”

     女学徒的话让兰斯特陷入了沉默。

     六臂蛇魔和巴洛炎魔都是在无尽深渊中赫赫有名的统治级怪物。当年在游戏中兰斯特也只是参加过一次猎魔人对六臂蛇魔的团队作战,近四十人的团队在成功击杀蛇魔后还活着的人可以用一只手数的过来。

     至于巴洛炎魔,他只是在视频上看过当时号称世界第一佣兵团的家伙们被它打的体无完肤。这个一手闪电剑一手火焰鞭的恶魔只用了几分钟就让整整二百人的佣兵团精锐死伤殆尽。

     恶魔领主就不是他这样的角色能够随便看到的了。即使当时游戏已经开服长达三年之久,无尽深渊也有精英玩家踏足的时候,也没有人爆出见到过恶魔领主的传闻。

     “你认为这只魅魔会说实话吗?”兰斯特直接问到了问题的关键。结合莫瑞娅的回忆和之前他们所遭遇的种种事件,这件事和那个给予女学徒恶魔血的家伙是脱不了关系的。

     “那就让她不得不说实话。”莫瑞娅握紧了拳头,带着恳求的神色望着猎魔人,“让深渊恶魔像狗一样老实,你们猎魔人不是一直这么说么?”

     女学徒的执着最终还是让兰斯特服了软,他揉了揉痛的额头,同意帮忙的同时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现在我们就赶往出口传送阵附近,如果对方的实力不是我们能够力敌的话,起码我还能带着你逃走。”兰斯特苦笑着妥协道,这样已经是他能帮助对方的极限了。

     “放心吧,我也没有死在这里的打算。”莫瑞娅脸上露出自真心的微笑,她的内心真的是很感激对方能够出手相助。

     从那场大火之后,女学徒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一个身披黑色破烂斗篷的身影,只是这个人的脸无论她怎么去辨认,只能看到一片灰蒙蒙的雾气。

     现在,这片雾终于要散开了。

     ……

     可能是得到了兰斯特允诺的关系,接下来几场小型的遭遇战完全成了女学徒的个人表演。

     各种单体、群体爆的火系法术不间断地扔向对面的低等级怪物,莫瑞娅流畅的施法动作和其他小细节可谓把握的相当精确,这也让猎魔人对她的评价更上了一个台阶。

     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女学徒感应到的传送阵处,雕刻着灵界符文的传送门此刻并没有打开,很显然是需要有人向其中注入魔力才能达到激活传送阵的效果。

     莫瑞娅并没有急着去激活传送阵,她看向身边的兰斯特,在对方微微向自己点头之后才将手贴在了传送阵冰冷的石柱之上。

     魔力缓缓地从女学徒的身体流向暗淡无光的石柱,随着魔力的涌入,原本灰暗的灵界符文犹如活过来一般,开始散出柔和的蓝色光晕。

     “还要多久?”兰斯特四处张望着,一刻也没敢放松。他心里百分百的确定魅魔塞拉一定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松简单地离开这里。

     “传送阵马上就好了。你感觉到魅魔的气息了没有?”莫瑞娅显然还是对后者比较关心。

     “暂时没有,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点……”兰斯特的还没说话,一个轻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小心谁啊,不会是在说我吧?”前方的空间一阵扭曲,魅魔塞拉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十几码远的安全地方。

     显然她对猎魔人的忌惮还是相当之深。

     “这就要走了吗?”塞拉将头转向对石柱传输魔力的莫瑞娅,“我亲爱的莫瑞娅,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女学徒没有理会魅魔的挑衅,依旧全神贯注地向石柱传送着魔力。

     “别白费力气了,没有这把启动钥匙,你是打不开那个传送阵的。”塞拉把玩着手中的一块小小的石头,它的形状看起来正好和石柱上的一处凹陷相匹配。

     莫瑞娅和兰斯特对视一眼,女学徒随即停止了传送魔力。

     “塞拉女士,你的翅膀还疼吗?”猎魔人问道,他注意到魅魔翅膀上当初被自己的长剑刺破的伤口已经痊愈了。

     “比起可怜的莫瑞娅来说,我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塞拉假惺惺道,侧身闪到了一旁,将身后的东西露了出来。

     “可怜的小家伙,跟你的父母打个招呼吧。”魅魔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在她的身侧,赫然出现一座墓碑。

     塞拉伸出尖锐的指甲在石碑上用力地划过,指甲与石头摩擦出令人不舒服的声音。

     兰斯特明显感到身边女学徒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不过他这次并没有开口,而是直接抽出了背后的长剑。

     “战决。”说着猎魔人已经先一步向着魅魔冲刺过去了。

     莫瑞娅等的就是他这一句话,在兰斯特确认附近再没有其他恶魔潜伏之后,女学徒将早已积聚完成的炽热爆狠狠地朝着魅魔的方向甩了过去。

     火球击中了那座变化出来的墓碑,将整个石碑炸的粉碎。而塞拉本人早已经飞到了半空之中。

     “啊,你又杀了他们一次!”魅魔在空中出恶毒的怪笑,始终保持着和两人的安全距离。

     兰斯特不断地在地面上寻找着对方的破绽,在这期间女学徒的法术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但是她大部分的法术都毫无准头可言,只是带着主人的愤怒在天空中奋力地嘶吼着消散掉。

     “集中注意力,莫瑞娅!”兰斯特不得不出高声提醒她,“别中了这家伙的圈套!”

     看着各种法术依旧以惊人的度咆哮着冲向毫无伤的魅魔,兰斯特的心情越来越沉重。

     如果不能快搞定魅魔塞拉的话,别说从她嘴里问出实话来了,能活着回去都已经成了奢望。

     猎魔人紧了紧手中的长剑,上面绑着的布条已经微微被汗水浸湿了。

     “必须做点什么……”

     他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身体已经急朝着魅魔的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