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八章 真相(一)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兰斯特冲到了女学徒身边,抓住对方的手臂打断了她继续施法的动作。≧

     “冷静点。”他低声喝道。莫瑞娅刚刚的一系列法术已经称不上是攻击了,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

     猎魔人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同时大脑开始快地运转起来。

     “这就结束了?”魅魔塞拉扇动翅膀盘旋在半空,口中的话不断地考验着两人特别是女学徒的神经。

     兰斯特对她的话完全置之不理,莫瑞娅被他拉住胳膊,只能用杀人般的眼神盯着天上的魅魔。

     猎魔人的脑子飞快地运转着,将自己之前在游戏中去过的各处灵界传送门和法阵统统回忆了一遍。

     包括妖精沃野、堕影冥界和其他位面,他所遇见的需要钥匙才能开启的传送阵最多不过十个。

     而这些锁住的传送阵当然都是属于个人的私有物。为了向外人使用者表明法阵的所有者,其主人通常会将自己的名号或者徽记刻画到法阵符文之中。

     对了,符文!

     兰斯特想的入神,身边的女学徒已经挣脱了他的手臂,又一击火球朝着天空呼啸而去。

     “你知道他们死的有多惨吗?”魅魔依旧在空中盘旋着,她现在的任务就是拖住这两个人,等待引导者大人的亲临。

     “他们到死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活活地烧死了他们!”塞拉出得意的笑声,她现在自己的刺激下,莫瑞娅的心智已经在慢慢地崩溃了。

     就在她要更进一步的时候,那个碍眼的猎魔人将已经有些失控的莫瑞娅拖向了传送法阵的方向。

     女学徒不断地挣扎着,和那时候被幽魂控制住一样出愤怒的嘶吼。

     “杀了她,我要杀了她!”她咬牙切齿地低叫道,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听我的,激活传送法阵。”兰斯特将她推到石柱边上,“魅魔手中的钥匙是假的。”

     猎魔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传进了半空中塞拉的耳朵。这块碎片确实是她从传送阵石柱上拿下来的不假,但是究竟是不是启动法阵的钥匙她可说不准。

     “不,我要杀了她!”意识还没清醒的女学徒想冲上前去,被兰斯特扯住胳膊拉了回来。

     他两手抓住莫瑞娅的肩膀,强行让对方的脸对着自己,漆黑的眸子紧紧地盯住她的双眼。那双黑瞳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让莫瑞娅奇迹般地渐渐恢复了平静。

     “去吧。”猎魔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女学徒虽然仍是心有不甘,却听话地将手附在了石柱之上。

     魔力开始缓缓涌入,石柱上面的符文重新开始出光芒。

     塞拉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兰斯特胸有成竹的表现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他们只是虚张声势想要骗自己下去,她只要继续监视住他们就好;但如果他们真的打开了传送阵的话……塞拉根本不敢想象任务失败的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样的下场。

     看着魅魔脸上挣扎的表情,兰斯特知道自己这步棋走对了。

     这只恶魔根本就不知道她手里的那块碎片到底是不是打开法阵的钥匙。

     当然,兰斯特同样不知道。他的回忆中完全没有和这座传送阵相同或者相似的存在,也就无法判断塞拉手中钥匙的真假。

     关键是他不需要去判断。

     他只要让莫瑞娅继续向法阵传输魔力,然后根据魅魔接下来的行动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她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如果塞拉完全不为所动,那就说明钥匙是真的,他们就只能想法设法拿到那把钥匙才行。

     但如果钥匙是假的或者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那他只要等在这里守株待兔,这只生性多疑的深渊恶魔就会自己送上门来。

     玛拉垂怜,幸运的猎魔人赌对了。

     看到塞拉脸上纠结的表情,他决定再帮她一把。

     “莫瑞娅,再快一点,传送阵马上就要打开了。”兰斯特将头转向女学徒的方向,“无意间”暴露了自己太多的破绽。

     看到这一幕的魅魔终于再也忍耐不住,扇动翅膀向这边无声地飞掠过来。生性多疑的她终究还是落入了老练的猎魔人的圈套里。

     在兰斯特的面朝方向根本看不到朝着自己扑来的魅魔,但是在他对面的莫瑞娅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小心!”女学徒来不及多说,想要冲上前将背对着魅魔的兰斯特挡在自己身后。

     然后她看到猎魔人按住了她想要从石柱上抬起的手掌,另一只手已经摸上了背后的剑柄。

     兰斯特迅猛地转过身,双手持着的魔法长剑席卷着死亡的绿光在身前快的斩过。

     长剑与魅魔的利爪撞击在一起,鲜血四溅。

     双手持剑的兰斯特在舍弃防御的情况下成功斩下了塞拉的一只手臂连同一侧的半只翅膀,代价就是他的左肩甚至脖颈的一部分被对方的利爪撕成了碎片。

     这时的猎魔人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他的双眼自始至终都紧紧地锁定在狼狈扑倒在地的魅魔身上。

     松开握住剑柄的左手,一股奥术能量自兰斯特张开的手掌喷涌而出。

     一记耀眼的闪电钩准备地命中了塞拉的后背,浑身抽搐不止的魅魔被瞬间拉到了猎魔人的面前。

     “别杀她!”身后此时传来了莫瑞娅的叫声。

     兰斯特本来已经高高扬起的长剑瞬间一滞,给了塞拉反扑的最后机会。

     魅魔泛着红光的双目紧紧地盯住了兰斯特身后的女学徒,莫瑞娅只感到一阵眩晕,身体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火元素的能量在她的手中快的积聚,莫瑞娅想要提醒身前的兰斯特却根本张不开嘴。

     还没等塞拉的进一步动作,猎魔人手中的长剑快地划过了她的双眼。大量的恶魔血喷溅出来,混合着兰斯特脖子和肩膀的伤口流下的血液,几乎让他成了半个血人。

     此时的兰斯特终于再也支撑不住,用剑撑住地面缓缓地跪坐下来。

     没有了魅魔的支配,莫瑞娅手中的火焰也瞬间消失。她冲过去将几乎倒地的兰斯特搂在怀里,一只手想要去捂住他还在流血的脖子。

     兰斯特则是握住她伸过来的手腕,将自己手里的剑柄塞到了女学徒的手中。

     “如果你还想让她活着的话,去砍断她的腿。”猎魔人指了指捂着眼睛在地上翻滚哀嚎的魅魔,“还有,让她别这么聒噪。”

     ……

     女学徒并没有真的听兰斯特的话,去砍断塞拉的腿。她只是用法术禁锢住了伤痕累累的魅魔,顺带对她施展了一个沉默术。

     眼前的状况根本容不得兰斯特等待伤势愈合,伤口停止流血后他便挣扎着走到被禁锢的魅魔身边,示意莫瑞娅解开她的沉默术。

     女学徒轻扣手指,一个简单的手势解开了塞拉身上的法术。

     “不想死就听话。”猎魔人开门见山的说道。对付这些深渊恶魔,最直接的方式才是最有效的。

     “莫瑞娅,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塞拉没有理会兰斯特,两只眼睛犹如血洞一般骇人,她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无论你去哪,我们都会找到你的……这是你的命运。”

     猎魔人手中的长剑从上至下猛地一挥,魅魔另一只完好的翅膀直接被他连根砍断。

     塞拉出凄厉的惨叫,在兰斯特的示意下,莫瑞娅用沉默术再次封住了她的嘴。

     过了片刻,莫瑞娅再次解除了沉默术的作用。

     “没有下次了。”兰斯特轻描淡写地说道。

     被禁锢住的魅魔浑身轻微地颤抖了一下,没有回应。

     接着兰斯特向女学徒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问问题了。

     “关于那滴鲜血,你知道些什么?”

     “那是属于领主大人的血液,拥有着无穷无尽的魔力。”塞拉的声音有气无力,她所受的伤势实在不轻。

     “我们没有料到它的威力有如此之大,让你成为孤儿并不在我们的计划之内。”

     确实,成为孤儿的莫瑞娅后来被带到了方尖塔,这肯定不是这些恶魔想要看到的结果。

     “为什么是我?”女学徒攥紧了拳头,如果当初没有遇到那个人,没有接受那滴鲜血,自己的父母也就不会死。

     “呵,你不会以为只有你一个吧?”魅魔出轻声地嗤笑,“你还没有这么特别,莫瑞娅·海瑟。”

     女学徒用力咬着惨白的嘴唇,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不让它滴落下来。

     “那是谁的血?”兰斯特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告诉你我会死的比现在更惨。”塞拉果断地拒绝了回答。

     “你不用回答,只要听我说就好。”猎魔人对这些家伙的秉性可谓是了如指掌,他提出的这个建议对方绝对没有拒绝的可能。

     果然塞拉没有开口,算是默认了兰斯特的提议。

     “格拉兹特、狄摩高根、帕祖祖、阿兹利尔斯……”猎魔人开始挨个念出他所知道的恶魔领主的名字。他念得度并不快,眼神始终紧盯着塞拉的表情。

     直到现在他对这只魅魔也没有丝毫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