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一章 法师试炼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泰伦瑞尔共治历1oo年。

     北大6梅瑟尔,方尖塔,试炼大厅。

     兰斯特从人群中望向大厅中央,那名状若疯狂的玛卡娜贵族骑士被一柄锋利的银质长剑自后颈贯穿而过,尸体犹如烂泥般瘫软在地。

     温热的鲜血喷溅到尸体前半人高的黑色仪祭杯上,缓缓地蔓延过杯身神秘而繁杂的花纹,形成一道道鲜红的血痕。

     教廷审判长黑斯廷斯抽回佩剑,望着地上仍在抽搐的尸体,坚毅的面庞闪过一丝惋惜之色,口中出轻声的祷告。

     “玛拉指引你回归故土,战友!”

     …………

     “玛拉在上!这已经是第七个了……”

     “天呐……难道今年会无人通过?”

     “啧啧啧,这次的进阶试炼太可怕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试炼大厅四周的人群中出一阵阵低呼和窃窃私语,连续三天的法师进阶试炼中,包括七名法师学徒和七名玛卡娜贵族圣殿骑士在内的十四名试炼者全部失败——他们或死于危机重重的梦魇;或被其中的恶魔附身,由审判长大人亲手送回“故土”。

     “共治历1oo年,法师试炼无人通过……”兰斯特回想起当年在游戏中赫德尔大图书馆史书上看到的记载,颇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七天之前昏迷在枯爪林中的他幸运地被前往法师塔参加试炼的冒险者们救起,带到了这座方尖塔。

     在醒来经历了短暂的痛苦和迷茫之后,兰斯特认命般地接受了以游戏中角色的身躯穿越到游戏中这个看似荒诞的事实,并开始努力回忆这段历史的走向。

     法师方尖塔是泰伦瑞尔法师的摇篮,而让兰斯特记忆更加深刻的却是它的另一个别称——法师囚笼。

     每一个拥有法术天赋的三大帝国公民都会被带到这座与世隔绝的高塔,他们大多数终其一生都要在此度过。即便有机会通过试炼或者任务离开这里,那枚保存于法师塔秘密储藏室,存放着自己血液的血符也会让他们的行踪完全没有秘密可言。

     兰斯特作为一个来历不明的无身份者,方尖塔的秩序议会是绝对不会放任自己轻易离开的。而眼前这场正在进行中的注定无人生还的试炼,就是兰斯特离开这里唯一的机会。

     一旦能够成为法师学徒的试炼搭档并且成功熬过恶魔梦魇,你就可以以方尖塔护卫骑士的身份大摇大摆的离开这里——在席法师那里得到的骑士徽章和奖励足够你在赫德尔属地任何一片区域买下一块地皮,惬意地享受自己的下半生。

     当然前提是你得活着。

     兰斯特偏过头看了看身边的同伴——出于自身职业的敏锐感官,他明显地可以感觉到身旁女孩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害怕了?”他歪过头问的同时,嘴角习惯性地挂上了一丝微笑,似乎接下来可能要落得和刚刚那名圣殿骑士同样下场的不是自己,而是另有他人。

     “我们有的选吗?”莫瑞娅看着一脸轻松表情的半精灵男子,莫名其妙地一阵心烦。她故作镇静地反问道,眼神却望向大厅的对面。

     兰斯特顺着她的目光准确地捕捉到了女法师学徒的目标,同时也正是导致两人身陷这般境地的罪魁祸——安弗尔·塔古斯。

     安弗尔·塔古斯,龙骑士沃恩·塔古斯大公的次子,龙城格鲁姆的败类,塔古斯之耻。

     这家伙有太多太多的绰号,几乎每个龙城的居民都会谈之色变,咬牙切齿。但是因为他的父亲,就算是如今坐在龙骨王座上的安德烈大帝也对他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和塔古斯家族产生摩擦和冲突。

     而昨天兰斯特从他眼皮底下救下莫瑞娅的举动彻底惹恼了这位龙城侯爵。

     要知道她可是侯爵大人中意的“猎物”。

     “后悔了?”看到身边的兰斯特望向龙城侯爵,女学徒不禁学着他那略带调侃的语气问道。

     这种在言语上扳回一城的感觉让女学徒本来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她的嘴角甚至还带上了一丝揶揄的笑容。

     当昨天对方救下自己时,女学徒就隐约猜到他当时的目的并不单纯。

     ……

     当时半精灵和自己说过的话犹在耳畔,更是坚定了莫瑞娅心中的想法。

     “法师小姐,我们可是得罪了了不得的人物啊,即便你是埃洛因大师最中意的席学徒,恐怕他也不会为了你去和一位龙城侯爵做对的,更何况他可还顶着秩序议会议员的头衔呢。”

     “我们的目的其实是相同的,你想要摆脱那家伙的纠缠,而我则要离开这里。”

     “参加法师试炼,这是我们达成目的的唯一方式。相信我,法师小姐……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贸然对你提出如此要求的。”

     兰斯特想要借助这次机会离开这座监牢,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希望你的计划能够奏效。”

     “已经奏效了,不是吗?”兰斯特轻描淡写地回答道,“我们现在能够站在这里,就说明尊敬的安弗尔议员并没有对你今早参加试炼的请求加以刁难。”

     半精灵漆黑如墨的眼眸紧紧地锁定住那个慵懒地半躺在天鹅绒靠椅上的身影,心底的疑问越来越重。

     现在安弗尔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和昨天死缠烂打的时候几乎是判若两人。

     要说龙城侯爵要放弃将女学徒弄到手,兰斯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难道他不怕自己中意的女人会死在试炼中吗?还是说,他本来就是要让莫瑞娅走到这一步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位龙城侯爵还真是让人看不透。

     和这种人结仇,兰斯特只能暗自提醒自己要加倍小心了。

     至于你……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他转过头用仿佛第一次见到女学徒一般的眼神仔细地打量着莫瑞娅。

     半神莫瑞亚,这是穿越前兰斯特所知的女法师的成就。

     他第一次觉得能成为半神的莫瑞娅身后必定隐藏着什么秘密,一个能让龙城势力煞费苦心的秘密。

     莫瑞亚颇有些烦躁地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她十分不喜欢这个男人那犹如黑夜中恶狼般犀利的漆黑眼眸,这让她浑身有种难以言表的不自在。

     躲避着对方侵略性视线的同时,女学徒却没有留意到自己不经意偏过头的小动作让她左侧眼角下那颗细小的黑色泪痣显得更加的诱人。

     一头黑亮的长随便挽成髻盘在脑后,身上宽松的学徒长袍也丝毫掩盖不住的婀娜身姿,精致的五官再加上自然而然散出的冰冷气质——兰斯特嗅着对方身上散出的淡淡蓝璎花香,揉了揉有些痛的额头,嘴里小声地嘀咕着。

     “莫瑞亚·海瑟,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

     没有任何意外的,在那名圣殿骑士死后不多时,他身旁的法师学徒直接失去了生命体征——在梦魇中灵魂已经死亡的他也变成了一具尸体。

     “到我们了。”兰斯特活动了一下脖子和有些僵硬的肩膀,低声说道。

     莫瑞亚没有开口,她沉默地点了点头,那根翠绿色的学徒魔杖被她紧紧地攥在手中。

     八场试炼,十六名试炼者无一人生还,一丝恐惧和绝望的情绪逐渐开始在女法师学徒的心中慢慢滋生。

     这时大厅里令人压抑的沉默被一把苍老的声音打破,席法师埃洛因看到两具尸体被守卫魔像抬走之后,慢条斯理地宣布着下一组试炼者的名单。

     “下一组——莫瑞娅和……兰斯特。”

     老法师话音未落,兰斯特和身边的女孩已经排众而出,此时此刻他可以清楚地察觉到隐藏在莫瑞娅看似坚强的外表下的脆弱。

     有的人开始交头接耳,人群中渐渐传来一阵阵窃窃私语。

     “冒险者……啧啧,多久没有看到冒险者参与到试炼仪式中了?”

     “就这个和娘们一样的家伙,能有几分真本事?”

     “那家伙可是个半精灵,我觉得应该会有两下子吧……”

     “听说是昨天惹了那边那位侯爵大人,不想死才来参加试炼的。”

     “可惜,这下要死的更早点了。”

     “黑黑眼睛的精灵,啧啧,果然是杂种……”

     慢慢地,类似的声音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这个就是龙城败类看上的女巫师?看起来确实不错……”

     “可惜就快香消玉殒了……嘿嘿……”

     人群中不时传来类似于此的低声调侃,但很快就被身边的人低声喝止。

     “蠢货,你们还不快闭嘴!你们就那么想看自己的尸体被剥皮挂在塔外的枯爪林里吗?”

     调侃与低笑声戛然而止,想起几天前初到这里时在枯爪林里看到的凄惨景象,有的人甚至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

     “呵,看起来我们挺出名的嘛。”半精灵出轻声的嗤笑,稳健的步伐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莫瑞娅出一声轻哼当做附和,内心的紧张和对恶魔的恐惧渐渐爬上了她的心头。

     两人沿着人群自动分开的通道缓步走近大厅中央的黑色仪祭杯,原本躺着尸体的地板上如今只剩下一滩滩鲜活或早已干涸的血迹,诉说着之前试炼者的遭遇。

     莫瑞娅紧紧地攥着手中的魔杖,咬紧牙关的同时不停地深呼吸。

     兰斯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习惯性翘起的嘴角也慢慢平复下来。

     虽然他想要借莫瑞娅的法术助自己一臂之力,但是看对方精神恍惚的状态,恐怕即使成功进入梦魇也要落得十死无生的下场。

     说到底,恶魔梦魇主要考验的还是试炼者坚韧的心智和意志。

     “要放弃吗?现在还不算晚。”

     莫瑞娅还是第一次从半精灵脸上看到如此正经的表情,微微一愣之后反而被他的话激起了心底的怒气。

     “放弃?难道要我去跪在那个混蛋面前舔他的靴子?”女学徒缓缓抬起头,双目紧盯着兰斯特的视线,一字一句地说道,“那样的话,我宁可去死!”

     说完莫瑞娅抓起黑色仪祭杯上血迹斑驳的匕,划破了自己的手腕。

     一缕温热的鲜血顺着洁白的手腕滴落到黑色仪祭杯中,而杯内前一刻依然平静无波的暗红色液体表面霎时翻腾跃动起来,仿佛那里面有某种极度危险的生物在出如诅咒般的呢喃,令人不禁心生恐惧。

     恶魔之血,开始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