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凡法坦 > 第二十九章 靡靡之间
最快更新重生之超凡法坦 !

    落叶村的玩家起步艰难,人人心中都憋着一股戾气,特别是当其他区域的玩家看到他们级别时,都是一副了然的嘲弄之色,更是让落叶村的玩家自尊心受到了重创,有些人自然不可避免的与之生口角,然后就是冲突,接着就是被人完虐,等级、技能和装备的全面落后,以弱胜强,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在东方区域内,也慢慢形成了一个东方特有的嘲讽方式,那便是只要高级玩家和低级玩家有冲突了,高级玩家便会一张嘲讽脸的道:“落叶村的?”这自然又在论坛爆了新一轮的口水战,结果却让落叶村之名传遍了世界各地,也成为了一个新的嘲讽用语,也就是垃圾话。

     随后,落叶村玩家不但入门派艰难,申请入帮会的时候也会被嘲笑,于是终于有人站了出来自行组建了一个帮会,名为:风起叶落。

     建帮之初,自然少不了来自各方的欺辱和嘲讽,但建立帮会的那人也是不简单,而且也不是孤身一人,他名下也有一个不小的公司,还一直运营着一个小有名气的工作室,虽然起步比其他区域的工作室落后了很多,但他们工作室的玩家水平也不低,正在极力追赶其他区域的玩家,在他们的努力下,帮会也慢慢走上了正轨,加入的玩家也是络绎不绝,而且因为其打出的口号就是只允许落叶村的玩家入帮,至于怎么鉴定是否是落叶村的玩家,他们也只是简单的查看下等级便就会通过审核了,等级低,那便是了...

     当然也有其他低级的非落叶玩家申请加入,风起叶落的帮会管理也会放行,所以风起叶落刚刚建立之初,便很快满员,而且还有大部分落叶村出身的玩家等待入内,只希望帮会尽快升级,可以容纳更多的成员。

     受够了嘲讽,受尽了欺辱的落叶村玩家,可以说凝聚力是非同凡响的,在互相帮助下,入门任务也变得简单的多,再加上工作室的职业玩家指导,倒是让帮会展的异常迅,只是在他们的帮派公告中,却充满了对系统的怨气,还有对导致他们落后其他地区一个月之久的罪魁祸的恨意!那可是一个月的现实时间啊!

     开启【封元幻境】的那家伙,你最好永远别露面,更不要让我们落叶村的人找到你,不然,等待着你的就是无尽的追杀!

     这是每一个落叶村的玩家的心声...

     *********

     至于开启【封元幻境】的那家伙,现在也无比后悔,怎么就接了这么一个变态任务,一波又一波的恐怖痛楚传来,一次次死亡瞬间时的黑暗和冰冷不断的冲刷着胡来的极限,当他察觉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就会选择等足3o分钟才会选择复活,但也仅仅只有3o分钟罢了。

     无数次的死亡,无数次的重生,胡来渐渐失去了理智,眼中闪动的光芒正在缓缓黯淡,如此下去,胡来甚至真的会因为极大而又接连不断的痛楚而丧失意识,成为一个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存在。

     “胡来,你说,星辰是什么?”

     一道女声在胡来心中响起,熟悉的声音,让双眼焦距已失的胡来眼角抖了一下,他似乎和这道声音的主人很熟,却又想不起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胡来,你活得太累了,人的一生并不是只为他人而活,为什么你不能自私一次,哪怕仅仅只有这一次?”

     又是那道声音,只是这次的话语中多出了些哀怨,再仔细回味一遍,胡来心中一颤,这一句话,他好像也曾听到过,但同样想不出来,究竟是谁在对自己说话,也不知那是在怎样的一个场合,而声音的主人,又为何充满了哀怨之心绪。

     “胡来,虽然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我这辈子最佩服之人,非你莫属!”

     这时,胡来耳边似乎又有一道男人的声音传来,这人的声音很有特点,有点软弱,却又充满一种让人信服的威严之感,这真是一个让人矛盾的声音。

     胡来突然觉的身体正在慢慢被剖开,一种奇怪的感觉升起,似乎是灵魂正在被剥离**,又像是在绞肉机中一般,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撕裂般的痛苦,然后身上的每一丝肌肉、肌肤都在被抽离,胡来想要大喊,却喊不出任何声音。

     胡来此刻突然醒了过来,眼前尽是深邃的黑暗和无尽的寂静,胡来疯狂的奔跑,却一直跑不到尽头,他想冷静下来却总有接连不断袭来的痛楚让他崩溃抓狂,他的每一丝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咆哮,却又什么也做不到。

     “嘿嘿,胡来,你一个凡人也要与我血夜过不去,我会亲手将你的头颅悬挂在联盟会议府的旗帜之上!让世人知道惹怒我们的下场!你等着!等着!”

     充满癫狂的话语在寂静的黑暗空间响起,话语中的恨意和疯狂,互相揪扯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狰狞面孔,呼啸着朝胡来飞来,胡来只是在原地愣愣的站着,虽然这个面孔狰狞无比,他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即便他不知道原因,却本能的觉着他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而且他总觉的眼前这位就是被自己逼疯的,所以毫无惧意。

     事实也是巨大的面孔在接近后很快便烟消云散,胡来一边承受着身上的巨大痛楚,一边仔细的查探着周围的空间,他回忆着之前的种种,却总想不起自己本应该在做什么,脑子有些混乱,猛地悄悄脑袋,依旧毫无用处。

     “我之前好像也是陷入了一个诡异的空间,是这里么?之前是谁在说话?除了血夜,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是谁?很熟悉,却总想不起来,等一下...”

     胡来猛地愣住,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整个人的脸孔也有些扭曲。

     “他们是谁?我又是谁?我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胡来已经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脸上的疯狂之意越加浓郁,面孔同样开始狰狞起来。

     “你是谁?你是阿岚啊,阿岚,今天出门打猎了么?”

     一个大妈模样的女人慈祥的笑着走来,胡来愣愣的看着她,竟也有种熟悉的感觉,胡来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名字,他也情不自禁的道:“沣霖婶婶,你怎么在这里?”

     说完,胡来便愣了,沣霖是谁?沣霖婶婶又是谁?是眼前这个女人么?

     未等他继续追问,眼前的人影再一次消失,接着又是一个人影浮现,与他说了句话便很快消散,接连不断的人影,接连不断地话语,胡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同时还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可是声音还是如同魔音一般,缠绕在他的心头。

     “杀死阴谋者!杀死胡来,胡来不死,民意难平!胡来不死,九天难安!”

     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忽然响起,捂着耳朵的胡来放下双手,睁开眼睛,眼前是望不到尽头的人群,他们扯着条幅,还有一个人的漫画肖像,这个肖像似乎有些眼熟。

     人群中的每个人都怒视着自己,他们是在怨恨自己么?为什么?

     接着他们突然将那个两米左右长宽的肖像点燃了扔在地上,有人在欢呼,有人在冲他吐口水,却没人敢冲上来,只是从他们口中,不是的蹦出无数的恶毒话语,哪怕听不清,胡来却能从嘴唇的张合中,清楚的明白其中的意思。

     “胡来?我就是胡来么?可是阿岚又是谁?”

     胡来喃喃自语着,他的双眼中依旧无神,只是听到了胡来二字,才会闪烁着些许光芒。

     “胡来!九天是人类的英雄,你却用阴谋害死他们,将功劳据为己有!你不仁不义,枉顾联盟之重责,只为一己之私,置全人类于险境,罪该万死,千刀万剐!入了黄泉,你也无颜再见九天!”

     人群中突然跳出一人,手中拿着两把白色的小旗子,对着自己声嘶力竭的怒吼着,话中的意思让他熟悉而又陌生。

     “我?胡来?害死九天?九天?”

     胡来皱着眉,这些人他同样不感到惧怕,却让他烦闷无比,同时还有些不屑,“一群胡搅蛮缠的无知之徒,”胡来心中竟突然浮现出这样的一句话。

     看着这些人,胡来总觉的这一幕有些熟悉,却总也回忆不起来,心中还有隐隐的不安,似乎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生,黑暗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隐藏在其中,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存在,才是让他恐怖的原因。

     “玄女!玄女大人来了!”

     人群中忽然同时欢呼起来,一齐望向了后方,胡来也仰起头看着远处,正有一个美丽的女人飘飘而来。

     “玄女?听舞?”

     听舞之名出现的十分突兀,胡来也是一愣,紧接着回忆如同潮水般袭来,听舞的逼问,自己的内疚,然后是炫目的雷光充斥着整处空间,胡来的眼睛渐渐恢复了神光,同时身体中似乎有种力量,从他体内不停的抽取着某种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封元核心】中的胡来睁开了双眼,同时,接连不断地系统提示声相继传来...

     “叮——您的天赋技能【魂生体】进阶了!”

     “叮——您领悟了新的天赋技能!”

     “叮——您领悟了新的天赋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