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二十六章 竹清的秘密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无忧手指一动,周身金光四射,麒麟灵力瞬间增强,无忧闭上双眼,借助麒麟之灵,感应周边灵力。

     慕容茜若虽不懂什么仙法,然而因为体内有神器之故,能感知外界一切,凭借神器的灵力,对有灵之物,都能感应一些。自己虽不懂驾驭神器之法,然而只要与神器心灵相通,便能借助神器之力。慕容茜若也如无忧一般,感知这山中的奇异。

     不一会儿,慕容茜若道:“这山中似乎有一种神器,而且灵力很重,另外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只是我感应不出来是什么。”

     无忧嘴角微微上扬,笑了一下,“你虽不懂法术,然而你却能与神器互通心灵,实在难得,以你之能,能感应出神器,已是不凡。这山中神器,应该是失踪多年的寒冰玄剑,而另外一股强大的力量,乃是一种灵兽,而且灵力相当惊人,不然麒麟不会如此蠢蠢欲动,惴惴不安。”

     慕容茜若有些震惊,“难道这灵兽还是一凶兽,会对竹清造成伤亡?”

     “也许会吧,麒麟泛起红光,看来这神兽不简单,麒麟对之也有些忌惮。”无忧心中有些忐忑,毕竟自己的武功不高,现在能有如此修为,也全靠麒麟支撑着,若没有麒麟,自己别说有修为,就是性命也堪忧。如今麒麟对之也有些忌惮,凭自己的本事是不可能降伏这神兽的,也不可能驾驭不了神器。

     慕容茜若看出了无忧心中的不安,自己也有些愧疚,自己虽有神器护身,却不懂武功,无法帮他,自责道:“对不起,我没有武功,帮不了你什么忙,现在咱们怎么办?”

     无忧望着群山,思索了一下,道:“没关系,你不用自责,既然现了神兽,那就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麒麟灵兽也如此忌惮,凭我现在武功,还有麒麟和龙殇剑护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也许所有的疑问都能在这儿得到答案。”

     慕容茜若点点头,道:“我有神器护体,自保没问题,既然这儿能解答所有的疑问,那咱们就去看看。”

     二人往一峡谷中走去,不多久,来到峡谷口,这儿地势平坦,周围高山隆起,形似一个葫芦,往峡谷中望去,见不远处有一圆形空地。

     无忧正准备往里面走,突然一阵紫色光芒闪现,一阵巨大的力量突然爆,无忧连忙往后退。

     慕容茜若好生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无忧伸手试了一下,心中已然明白,道:“这是结界。”

     “结界?可这儿怎么会有结界呢?难道是什么人特意设下的?”

     无忧摇头,道:“不,这是里面的东西自己形成的一层保护罩,看来这东西的灵气相当强,能够靠自己的灵力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无忧往峡谷中的空地上望去,空地中央产生一股强大的气波,接着形成一道红色的光芒,光芒过后,空地上形成了一个八卦阵,随着一阵震动,阵中央出现了两尊石像,一尊在下面,乃是一把剑的样子,剑柄的位置泛着阵阵淡绿色的光;另一尊站立在剑上,形状像一只大鸟,非常庞大,形状很是怪异,此鸟有九个头,每个头的眼珠都泛着淡淡的红光。

     望着这怪异的大鸟,无忧瞬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他明显觉得麒麟也有些害怕,似乎在躲避,麒麟的灵力也在减弱。

     慕容茜若望着那怪异的鸟石像,身体有些冷,道:“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我感觉我体内的神器对它有一种抗拒。”

     无忧长叹道:“那是上古神兽朱雀,也叫九头神鸟,其生性属火,而且性情暴躁,威力无穷,有极大的破坏力。”

     “既然是如此强大的神兽,那为何会被困此地,成为石像了呢?”

     无忧望着眼前的一切,回想起竹清的过往,终于明白了所有生在竹清的一切事情,“这便是竹清所有的秘密,这也是竹清生这么多事情的缘由。看来竹清的事,可以结案了。”

     慕容茜若有些不明白,疑惑道:“莫非你已经知道了答案?可是那竹清的贪污案呢?难道与这也有关联?我们来这儿才几天时间,你也没有好好去调查,怎么就知道所有的事情了呢?”

     无忧微微一笑,道:“这也得感谢你,是你今天出来游玩,让我想起了很多事情,看到这石像,我想起了一些往事,我的记忆终于恢复了。虽然我不能用法术看透竹清的一切,然而凭我的记忆还有这几天的现,我相信我找到了答案。待晚上凌宇二人回来,竹清的事就可以了结了。”

     两人回去后,此时凌宇二人已经回来,几人在一起把所有掌握的情况综合了一下,终于全部明白了。

     无忧脸上显出了灿烂的笑容,心中的疑惑都解决了。

     凌宇望着无忧的神情,也开怀一笑,道:“看起来竹清之事已经全部都弄明白了,西南一事,可以结案了。”

     无忧会心一笑,没有说话。

     林聪还是没有明白,道:“你们虽然都说明白了,可我还是很糊涂,很多东西都没有解决清楚啊。”

     凌宇捋捋青丝,道:“林大人切莫着急,明日之后你就明白了。”

     无忧点头,道:“是啊,明天也该结束这一切了,咱们也该见见这西南的大官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