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十四章 离情无心剑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离情无心剑法,乃仙界八大门派中离景门的独门武功,一般不会轻易使用,而且在离景门中,也没有几个人会使用。 ≥

     这门武功,极难修炼,要练这门武功,不仅要有功法心诀,而且还要要极高的内功,修炼时还得有一位内功深厚之人护法,稍有不慎,不仅剑法难成,而且会危及生命。

     这离情无心剑法,非本门弟子不传,而且都是口传心授,从来不为外人所知,这门武功可以说是离景门的镇派之宝,因为其威力极强,所以很少使用。离景门成立多载,也只有前几位掌门使用过,而且也只有两三次,之后离景门中就再没有人使用过,所以这门武功很多人都只是听说,从来没有见过。

     仙界离景门的独门武功,怎会在人间出现?而且还是在一具死亡几十年的尸骨之上。

     无忧一脸纳闷,思索道:“此武功,乃离景门的独门绝技,多年来从没有在江湖中出现过,如此武功,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而且还是在几十年前出现的,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堂堂仙界门派,都是正派之人,怎会用此等武功杀人?而且还是杀一个普通的凡人?这其中到底生了什么?”无忧两眼略微有些怒光,堂堂仙界仙人,在人间无故杀人,这是他最痛恨的。

     慕容茜若有些不解,道:“你为何会断定此人是一个普通凡人?”

     无忧解释道:“一般会武功之人因为长期的修炼,会使得全身骨骼生改变,凡是修炼之人,都会因为练功的不当导致自身的损伤,而这具尸骨,其骨骼没有任何改变,因此他不是练功之人,只是一个普通凡人。”

     逝千萧两眼转动着,脸上泛起淡淡的迷茫,道:“这离情无心剑法我从未见过,而且多年来没有在江湖中出现过,你为何就如此断定这伤是离景门的离情无心剑法所致?难道别的剑法就不能伤成如此吗?而且如果别有用心之人刻意去模仿离情无心剑法呢?”

     无忧笑了,道:“你说的也有可能,也确实是一种推理,然而据我所知,六界之中能伤成如此的只有离情无心剑法,六界中除了离景门之人,没有人在修炼此种武功。这离情无心剑法,我曾经见过,那已是在离景门前任掌门在世的时候了,之后就没见过,此剑法确实厉害,我曾经向其掌门请教过,因此懂得一点皮毛。千萧,咱们不妨对此一下。”

     正说着,无忧手掌运功,以手指为剑,真气贯穿手指,只见其手指绕动几下,几道剑气飞出,逝千萧的上身衣服被真气滑坡,共十三道伤口,而且伤口的位置,与那具尸骨的,完全一致。由此可见,这具尸骨,确实是死在离情无心剑法之下,而下毒手的,应该是离景门之人。

     无忧转眼望着吴捕头,道:“吴捕头,那玉牌是在什么地方现的?”

     吴捕头回答:“噢,是在尸骨的右手掌中现的,当时尸骨是侧卧着的,身子蜷蛐着,右手压在身子骨下面,整块玉牌在身子下隐藏着的。”

     无忧自言自语道:“看起来他是为了玉牌被杀,离景门的人杀他,应该也是为了玉牌。又是玉牌,这块玉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使得离景门也来争夺?”

     逝千萧也是非常不明白,疑惑道:“竹清的贪污案,怎么会牵扯上仙界的门派?仙界各派不是早就闭关修炼,一心对付魔界?凡间之事,他们从来不问,如今怎么还扯进竹清之案中?既然仙界出动,难道真的只为了抢夺一块玉牌?看起来要想知道这一切,先得弄明白这块玉牌到底隐藏了什么东西。”

     无忧点头,又转眼望着慕容茜若,道:“慕容姑娘,你既然精通医术,那温老夫子的症状,可能治好?他是否还能开口说话?”

     慕容茜若考虑了一下,道:“可以,以我的医术,能让他再次苏醒,不过要花点时间。”

     无忧笑道:“能治好就行,只要能让他开口,就是帮了我大忙了。既然你是郎中,那我就将温老夫子托付给你了,要什么你尽管说,请你务必让他开口说话。这所有的秘密,都还要靠他来解释。”

     慕容茜若点头,道:“行,我会尽最大努力让他早些开口说话。”

     无忧来到逝千萧耳边,轻声道:“回去之后立即派两个江湖朋友去温老夫子身边暗中保护,务必保证他的安全。”

     “你是说会有人……”

     无忧忙阻止,道:“一切还是做好准备,务必保证万无一失,这样我们破案才有保障。”

     无忧抬眼望望天空,对吴捕头道:“吴捕头,麻烦你派两个人将这具尸骨抬去知州衙门,那儿乃是钦差行辕,将尸骨放在那儿,方便查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去见见钦差卫队,与西南各官员见面了。曦华,你随慕容姑娘去为温老夫子看病,顺便保护慕容姑娘的安全。千萧,咱们去码头,见见钦差副使林聪大人,既然竹清之事没有头绪,那就来一招敲山震虎,让他们都活跃起来。”

     几人遵从吩咐,各自行事。

     无忧来到码头,进入船舱,来到钦差副使舱房,与林聪寒暄了几句。

     几人在议事堂中相对坐下,无忧望着林聪,面带笑容,开门见山道:“林大人,你们到此已有两天了,西南官员可有人来此探查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