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十四章 阴谋(二)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听完凌宇的话,无忧点头,道:“这大有可能,此人如此行事,绝不简单,这其中必定有大阴谋。≧≥≧ 如今一切已无法去查,眼前的事便是要解救这潭浠城的百姓,如果蛊毒作,这儿将成为一座死城了。”

     龙辰逸不解道:“可勿邪说过,这迷情蛊是没有解药的,如何救治?”

     沐焬阳微微一笑,道:“以前是没有,不过现在既然麒麟出现了,解药也就自然有了。”说着顺手指了指那三个大坑。

     几人说着沐焬阳的手指望去,三个大坑缓缓冒出白气,潭水涌现出来,枯洞又变成了清潭。

     凌宇大喜,道:“神潭潭水重现,看来潭浠城的百姓有救了。”

     龙辰逸道:“这神潭不是干涸了吗?怎么又会重现?”

     沐焬阳笑着解释道:“这麒麟本事上古神兽,其血能使枯木开花,其灵气能使生灵重生,这麒麟在此洞中千年,灵气早已让潭水重生,再加上今日无忧的鲜血,二者相合,故而干涸的潭水重现,这也是天意,看来我们便是那有缘之人。”

     龙辰逸道:“既然这潭水乃是神水,那无忧的蛊毒也有救了,这可真是皆大欢喜了。”

     无忧一脸冷漠,道:“不,勿邪没有说错,我的蛊毒是无法解的,这碧水神潭之水无法解我所中之毒。我本就重伤在身,中此蛊毒倒无所谓,只是夕媛姑娘遭罪了。”

     沐焬阳来到无忧身边,面带微笑,轻声道:“你也不用着急,只要是人做出来的蛊毒,就必定会有解药。既然这蛊毒乃是出自古老的夜郎古国,只要找到夜郎后人,就必然能找到解药,虽然夜郎古国消失了很久了,但一定还有后人,这蛊毒一时还不会作,你们暂时还不会有生命危险。”

     龙辰逸道:“是啊,只要有信心,就没有办不到的事。对了,这麒麟本是上古神兽,怎会出现在此处?这碧水神潭乃是有灵之所,麒麟又是灵兽,按理来说这儿应该会有你们所要寻找的魂魄,可这儿什么都没有啊。”

     沐焬阳眼睛望着无忧,眼神中有一丝的哀伤,道:“这一切恐怕只有无忧知道了,看似无关紧要之事,想必也是精心设计好的。”

     无忧缓缓神情,道:“上古时期,天地之间有三大神兽,麒麟,青龙和朱雀神鸟,这三种神兽乃集天地之灵气,有让生灵重生之能。这三种神兽一直都在自由阁,而且都在我的体内,这在六界之中没有人知道,所谓的自由阁阁主,其修为之所以让六界忌惮,完全是靠这三大神兽,这也是自由阁为何会让天地生灵聚集的原因。大约在一千年前,天地突生异象,为了守护人间安宁,我便让三大神兽来到人间,镇守大地,不想麒麟出现了此变故,被封在这神潭之中。这是我没有料想到的,我虽然安排了一切,可是所有的事都已经不在我的计划之内了。”

     无忧长叹一声,脸上泛起浓浓的愤怒,道:“我本来不想再管这些事,我只想一心寻找我心爱之人,没想到六界之中还隐藏着厉害的人物,处处算计于我。算计了一次,居然还要算计第二次,我忍无可忍,既然想和我斗,那我就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这都是些什么厉害角色。这史薛晴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杀我之人,当初是三个人对付于我,那两个人是厉害角色,武功比史薛晴高出许多,沉寂了百年,终于又出现了。既然让我找到了,我一定要讨回这笔血债,欠我的一定得加倍偿还。”他表情愤怒,意志坚定,誓要报仇,要为当初死去的人讨回公道。

     凌宇望着无忧,看着他愤恨的表情,心中很是难受,虽然他坚定信念守护苍生,与魔界一直斗下去,但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活泼,他心中只有愁恨,而支撑他的,只有那散落在人间的魂魄,虽然找到的可能很小,但他坚信能找到,哪怕只有一点儿希望,他也不会放弃,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见到心爱的她。

     三人取了一些神潭之水,让县衙官差将水注入饮用的井水之中,然后几人回到夕媛家中。

     刚进房中坐下,突然一天机阁弟子匆匆跑来,向凌宇禀报:“阁主,天机阁收到消息,梅玉久老先生在本月二十五日驾鹤仙去了。”

     “什么?去年四月份我还见过老先生,这才一年时间,怎么就……”凌宇一脸伤心,这简直不敢相信。

     凌宇捋捋青丝,眼中泛起泪花,道:“没想到才一年光景,他就走了,去年我见他时,他还是容光焕,身子骨依然很是健朗,不料他这么快就走了。天不如人愿啊,我还说等办完所有的事后,我就去拜他为师,谁想他还是离我而去了。”

     龙辰逸甚为糊涂,道:“这位老先生是什么人啊?为何你们这样惋惜?”

     无忧道:“这位老先生乃是寒墨轩的恩师,他的戏曲都受过这位老先生的指点。寒墨轩虽然是家传的戏曲,但很多东西都是从这位老先生那儿学的。老先生已是耄耋之年,然而演艺的男旦还是那么美,声音相当甜美。这位老先生相当出名,凌宇和这位老先生关系相当好,虽然他不是太擅长戏曲,但他也想把这戏曲艺术传承下去,所以一直想拜老先生为师,只是自己一直都没有时间,不想这个愿望还是没有能完成。”

     无忧望着那个传信的弟子,道:“你将消息传到天机阁,让墨寒轩赶紧回去见老先生最后一面,这么多年没见了,若不叫他回去见一面,他一生不安。你告诉他,一定要办好这件事,一定要继承老先生的衣钵,将这艺术传承下去。”

     龙辰逸大惊,道:“莫非这位老先生就是那位一直继承男旦的老先生?”

     无忧点头,“不错,他就是皇城中名声赫赫的男旦先生。”

     龙辰逸道:“老先生的艺术造诣和人品让人佩服,老先生此去,世间又少了一位大师,他的艺术,恐怕要成绝唱了。我即刻命人传信去皇宫,让吴侯召集大臣,去吊唁这位老先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这时衙门官差进来,将一份奏折呈给龙辰逸,龙辰逸打开奏折,顿时大惊,脸上表情瞬间僵硬了。

     凌宇接过奏折,原来西南突暴雨,致使洪水泛滥,冲毁了河堤,导致好几个村庄被毁,目前统计,已经死了上百人了,朝廷派钦差下去探查,可钦差刚到,无缘无故竟然死了。

     凌宇等人甚为震惊,如此画面,不得不让人唏嘘扼腕。

     无忧思索一会儿,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便对龙辰逸道:“辰逸,你即刻拟一道圣旨往西南知州府衙门,说朝廷听闻西南暴雨之情形,很是痛心,今特派京畿护卫京兆府樊坦为钦差,前往西南各地视察灾情,七日后到达,请知州安排好接驾事宜。你再写一份公文交给吴侯,让他派遣钦差卫队经水路赶往西南,到达竹清时在那儿等我们。”

     无忧又对龙辰逸说了一下计划,龙辰逸点头应允,随后写下圣旨和公文,盖上玺印,交给衙差,让其火送到。

     凌宇等人收拾好行装,带上夕媛,即刻前往西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