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十九章 多情郎冤结无情客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眼前的这场面,是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分别多年,本以为会非常高兴温馨,本来期待的美好局面,却不想变成如今这复杂的情况。

     凌宇望着眼前这陌生的无忧,怒从胆边起,本来温和可爱的凌宇,从来没有过脾气,也从来没有和任何人红过眼,一向和气的他,今天居然怒了。

     凌宇盯着无忧,站了起来,提高声音道:“既然你不管这些,当初为什么又安排下这些?你既然安排了,就得去做,凭什么一切都得让我去收拾?难道我是上辈子欠你的吗?”

     无忧道:“你不愿意做就别做,没有人逼着你去做,我再说一遍,安排这些的是他自由阁阁主,而不是我无忧。”

     凌宇大怒,道:“你这是蛮横不讲理。”

     “不讲理又如何,我就这脾气,你想怎么样?”无忧一脸怒气,道:“一切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一个凡人,那些保卫苍生的事不是我该做的,我也没有必要去做,那些也不值得我去做。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让我爱的人活过来,就算六界都毁灭了,也不关我的事。”

     “你……”凌宇双眼满是怒火,心中本来就不是滋味,不想他还如此说,顿时火冒三丈,道:“你不管我也不管,我辛辛苦苦拼搏了上百年,为了什么?最终又得到了什么?为了你的一句托付,我放弃了我的幸福生活,将自身安危置之度外,可结局又是什么?我本来是个潇洒的修道之人,如今却变成了一个满心算计之人,这一切是因为什么?若不是你,我不会变成这样,当年为了你,我放弃了一切,而如今,你却对我如此态度。你做的不值得,我做的又值得吗?”

     “和你相处十年,我劝了你十年,照顾了你十年,可你,十年不和我说一句话。我费尽心思让你开心,希望能解开你心中的心结,可是十年相劝,你就是不改变,一直如此冷漠。我这么做又值得吗?要是养个小动物,十年相处,感情非凡,可你,却如陌生人一样,沉默不语。你为了你自己的苦衷,将一切撇下,自己从此清静,却将所有的危险留给了我们,你算计了我们,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愧疚吗?你算计了多少人你自己知道,你让多少人因为你受罪,甚至丢了性命,这些你该知道吧。你看看寒轩和幻灵,本来挺自在的,却因为你差点丢了性命,你如今却说这些和你没有关系,你可还有一点儿良心?你爱的人离去了,你身边的朋友伤的伤,死的死,这些都是你造成了,是你亲自夺走了他们的性命。你抛下一切,害了所有的人,你如此没有良心,还有资格做人吗?她若还活着,会有脸面吗?”

     无忧怒了,指着凌宇道:“你还没资格教训我,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管不着。我没良心又如何,我就是一疯子,就是一傻子,又如何?你厉害,你高尚,那你就去做,你当你的英雄,我做我的傻子,与你何干?”

     凌宇无法忍住心中的怒火,顿时出招,一招便将无忧打倒在地上,无忧嘴角又挂上了血丝。

     无忧仇恨地望着凌宇,道:“你,你居然敢打我?”

     凌宇望着他,道:“我为什么不敢打你?如你这般没有良心的人,打死都活该,既然你如此不讲理,那我今天就要将我这些年失去的东西找回来。你欠了我这么多,你算计了我的一切,既然你我已不认识,我今天就要你加倍偿还。”

     无忧仰天哈哈大笑,一副不屑的表情,道:“你还没有这本事。”

     无忧甚是看不惯他这表情,心中的愤怒已无法抑制,咬牙切齿道:“好,好,这是你自找的,既然如此,我今天就灭了你,免得以后有人再因你而受伤害!”

     凌宇运功,使出毕生修为,双掌金光闪闪,一旋身,来到无忧身旁,一掌劈在无忧的天灵盖上。

     掌风疾逝劈下,这一掌,凌宇使足了内力,一击便能将无忧的天灵盖击碎。

     无忧坐在地上,没有反抗,双眼竟然闭上了,他似乎不准备还手。

     突然一阵风飘过,凌宇的手便被抓住,几人抬眼一望,此人正是佩瑀。

     佩瑀将凌宇的手甩开,表情有些愤怒,道:“好了,都别吵了,这样做又有何益?”

     凌宇望着无忧,道:“既然他已不在乎一切,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十年,我苦口婆心劝慰十年,嘴皮子都磨破了,可他呢?整日愁眉苦脸,沉默寡言,从不过问任何事,我本以为十年劝解,他会放下执念,快乐地生活,可他一点儿也没有改变。我花费十年时间,他不仅一点儿没变,反倒更是无情无义了,十年相守,百年饱受相思之苦,却换来如此没心没肺的局面。我错了,这都是我自找的,是我活该受罪。”

     无忧没有说话,眼神依旧冷漠。

     洛雨汐走过来,轻轻扯了两下凌宇的衣服,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凌宇深吸一口气,缓缓仇恨的心情,道:“说实话,我恨你,永远不会原谅你。我悯千忧一向遵守承诺,既然当初答应了,我就会一直做下去。既然你已经不管这些,那就让我来管,为了曾经的承诺,我不后悔,就算最后因为这事丢了性命,我也心甘情愿。”

     佩瑀忍着心中的怒火,长长叹息,道:“如今一切明朗,我该做的已经做了,这儿也不再需要我了,我是时候离开了。有心无心,都已注定,多说已无益,江湖漂泊,自在方是我所求,那没有心机算计之地,才是我生存的地方。”

     佩瑀深深地望了一眼无忧,又望了望凌宇,凌与深情与之对视,道:“这样也好,该走的都走吧,江湖行走,本就为寻求自在,在这儿也挺受罪的。寒轩和幻灵受了重伤,需要静养,不如明天你们就一起出吧,雨汐,你就陪寒轩二人回天机阁去吧,有些事情,也是时候去做了。”

     龙辰逸道:“那我呢?我是回皇宫还是继续和你们一起?”

     凌宇道:“你我之间的约定还没有结束,你休想中途毁约。”

     屋里的气氛略有些缓和,沐焬阳站在一旁,想要劝解却无法开口,只好尴尬地站着,现在气氛缓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凌宇转头望着洛雨汐,道:“清镇之事也该结束了,我当初安排你的事可有眉目了?”

     洛雨汐点头,道:“该找的人都找到了,我也把一切都告诉龙辰逸了。”

     凌宇捋捋青丝,道:“登基多日,也该为百姓做点事了,所谓杀鸡儆猴,也该拿个人来开刀了。能否竖起威名,就在明日之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