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七章 打草惊蛇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漂泊江湖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还有一个姑娘默默陪了自己九年,九年默默支持,九年一心一意,而自己却完全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这是多么尴尬和震惊的事情。≧

     梅砚生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居然还有人为了听戏,追了自己整整九年。九年啊,在别人看来并不是很长,可对于一个唱戏的戏子来说,对于自己来说,是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而自己却丝毫没有现,这不禁骇然,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为何我一直没有现?她又为何不告诉我呢?”

     佩瑀道:“在这个年代,哪有女子亲自向男孩表白的,要是这样,就没有女德了,是要被批判的。她可不像你戏中的那些姑娘小姐,是那么勇敢,敢于追求自己的所爱。”

     龙辰逸有些不解,道:“女子也有感情,既然有爱的人,就该勇于表白啊,这很正常嘛,难道还有人逼着她,不让她表白?”

     佩瑀不禁摇头叹息,道:“我的大少爷,看来你是得多去江湖闯闯。女子一向要遵从三从四德,是不能搞自由恋爱的,女子讲究贤良淑德,如果一个女子向一个男子表白,说出爱意,就是无德,那是要遭到世人唾弃的。世俗如此,没有人敢去破坏,女子是不能像男子那样开放的。”

     龙辰逸又道:“那昨日听戏的那些姑娘为什么那样呢?她们是不是没德呢?凭什么别人可以,而她就不可以呢?”

     “我……”佩瑀竟然被他问得无言以对,只好摇头叹气。

     梅砚生道:“其实她们的那些话并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活跃气氛,好玩而已。她们的身份并不高贵,也不是大家闺秀,因为在这里生活的时间长了,慢慢被这儿的环境感染了。这儿的人都比较开放,也见怪不怪了。而在其他地方是不允许这样的。”

     洛雨汐道:“你知道她们对你没有那种感情?”

     梅砚生点头,道:“我只是一个很低贱的戏子,自古以来戏子都没有人瞧得起,我们生来就是为了给别人娱乐的。表面上看上去我们很受人尊重,其实真正的情况并不是这样,我们永远摆脱不了戏子的那种身份,也摆脱不了世人的眼光。没有人会真正尊重我们,也不会有人瞧得起我们。”

     凌宇捋着青丝,道:“不,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有自己的原则,你也有自己的尊严。”

     “可我毕竟是一个戏子,永远无法摆脱,既然是戏子,就摆脱不了低贱的身份。”

     凌宇摇头,道:“其实你错了,你并不比任何人低贱,你们是值得尊重的。至少我很尊重你,也很看得起你,这儿的很多百姓也看得起你,也尊敬你。还有就是南宫姑娘尊敬你,喜欢你,在她的眼里,你们都是很高尚的,很了不起的人物。她对你从来都是一心一意,九年未曾改变分毫,有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凌宇来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其实不必去在意别人的眼光,有她和我们尊重你,就已经够了。是戏子又如何?戏子也是人,也许将来有一天,戏子将会比很多人都受人尊敬。你对戏曲高傲的性格,已经让很多人不敢轻易侮辱戏子,你已经让他们知道戏子也是有尊严和身份的。有朝一日,我相信没有人会不尊敬戏子,那时他们想成为戏子都艰难。”

     洛雨汐道:“是啊梅先生,何必去管别人,坚持自己的原则和风格,为自己的事业争一口气,让那些瞧不起你的人都臣服。我相信,你会做到的,因为你不是戏子,而是戏曲大师。”

     梅砚生面带笑容,很是感动,道:“谢谢各位了,大家也别再叫梅先生了,我叫墨寒轩,以后叫我名字就行了。我是有心救南宫姑娘,可知州大人毕竟是官,而我只是普通戏子,如何能与他斗?”

     龙辰逸道:“这应该不难,他的那些护卫没什么本事,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几人出手,直接去他府中救人。”

     佩瑀在旁边坐下,道:“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凌宇捋着青丝,道:“不错,这件事并非那么容易,这位知州大人我虽没有见过,但从他的言行来看,此人没什么心机,也没什么本事。能够想到用南宫姑娘来要挟寒轩这种计策的,绝对不是他,他也看不出来。能够看出南宫姑娘对寒轩的感情,并且料到寒轩一定会去的,一定是个高人。他既然能料到寒轩会去,想必也安排好了计策,等着我们上钩,此人是个厉害角色。也许他要对付的不是寒轩,而是我。”

     龙辰逸不解,道:“那此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我们?我们昨日才到这儿,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因为他是魔界的人。”

     众人甚为大惊,兼职有些匪夷所思。

     佩瑀道:“魔界的人?难道是玄弄影?”

     凌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希望不是他,因为他太难对付了。”

     佩瑀道:“即使是魔界的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我们的行踪啊,我们昨日才到这儿,他们怎么可能知道?”

     龙辰逸不禁惊讶,道:“难道有内奸?”

     这话一出,不禁骇然。

     凌宇摇头,微笑着道:“不会的,不要胡乱猜想,不会有内奸的,不要相互猜疑。他们能知道我的行踪也不奇怪。当初勇王龙司辰等人不也提前知道我们的行踪吗?”

     洛雨汐两眼突然一亮,惊讶道:“难道说是他来了?”

     凌宇摇头,道:“他也许没来,不过他将消息告诉魔界之人,他们正等着我们呢。”

     墨寒轩见状,道:“听几位之言,对方很是厉害,不容易对付,那我们又该当如何?”

     “打草惊蛇,引蛇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