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五章 黑影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九年默默追寻,默默支持,而不求让他认识,九年一直如此,从无一次落下,这样的坚持,世间有几人能真正做到。

     喜欢一样东西,就默默去付出,不顾一切后果,就算离开家乡,就算从此在江湖中漂泊,就算遇到再多的危险,也全然不顾。这种做法其实挺让人敬佩,但同时也挺傻。

     凌宇望着南宫幻灵,道:“你如此九年如一日地坚持,而且还不让他知道。独自一个人在江湖上漂泊,是非常危险的,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女子,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你不是后悔终生嘛,这样做值得吗?”

     南宫幻灵点头,道:“这些我知道,其实无所谓值不值得,喜欢的事,只要去做了就行了,结果并不重要。”

     凌宇轻轻点头,捋捋青丝,道:“看来你是真的喜欢他,而且爱的真心实意,只是你这样的爱,也太累了,世间相思最苦啊。”

     南宫幻灵有些羞涩,脸上泛起红晕。

     龙辰逸听到这儿,道:“所谓暗恋无罪,想想也是挺好的,相思又如何,能有相思也不错,有了爱才有相思嘛,相思虽苦,但默默守着自己爱的人,也就不觉得相思了。”

     佩瑀笑道:“看来你倒是挺喜欢相思的,只可惜别人是相思他人,而你却是让他人相思啊。要让你体验一下相思,还有些困难。”

     龙辰逸望着佩瑀,眼神中显出疑惑,又有些惊讶,道:“莫非欧阳兄也体验过这相思之苦?难道欧阳兄也爱过?”

     佩瑀收起笑容,显出淡淡哀伤,道:“有相思也很正常,世间有几人不相思啊。相思并不一定就要爱过,有些相思,并不只是为了所谓的爱情,有情,就会有相思。”

     凌宇瞬间也有些淡淡忧伤,这一句话,又勾起了他的往事。

     洛雨汐望着南宫幻灵,道:“南宫姑娘,你就打算一直不告诉他,一直这样做吗?”

     南宫幻灵微微点头回应。

     洛雨汐道:“既然你如此了解他,可否给我们介绍一下。”

     南宫幻灵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道:“他的艺名叫梅砚生,但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他真正唱戏,已有十五年了,我认识他,是九年前他去我家乡唱戏,从那以后,便喜欢上听戏,也喜欢上了他。他来清镇,刚好三年了,他的故乡,离此甚远,他从小便出来到处漂泊,随着梨云坊走遍了很多地方。梨云坊似乎很久就存在了,没有人知道其来历。”

     “他很活泼开朗,很喜欢帮助别人,也特别健谈,但是他也有一些特别之处。他虽然是唱戏的,但一般很少上台唱戏,从我认识他开始,他每年就演那么几次,其他时间从不开唱,更不为任何人唱戏。无论是什么高官贵人,不管出多少钱,他从不出台唱戏,至今从无例外。”

     龙辰逸笑了,道:“真有意思,一个唱戏的名角,居然很少出台唱戏,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世间的名角,有谁不想经常唱戏?学戏本就是为了经常上台唱戏,如果这样,又何必苦苦去学呢?”

     南宫幻灵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都有自己不想去做的理由。”

     佩瑀点头,道:“这个其实并不是什么苦衷,而是现实状况是如此,他不得不这样做。我行走江湖多年,见过不少唱戏的戏子,在现在的社会上,戏子其实没有什么身份,他们是很低贱的,他们的出现,本就只是为了让他人娱乐。听戏的如果高兴,赏他们一点,如果不高兴,打他们一顿也是常事,官府从不管,也没人会为他们打抱不平,更不会同情他们。世间所有唱戏的,在社会上确实很低贱,这就是戏子的命运。”

     凌宇捋了一下青丝,道:“是啊,看起来这位梅先生的性格也挺是高傲的嘛。”

     南宫幻灵叹了一口气,道:“也许是吧。”

     龙辰逸忽然想起一件事,转眼望着凌宇,道:“凌宇,为什么这梨云坊内会有这清雅居?你好像早就知道它的存在,听老板的口气,这里好像是专门为你留着的,你与这梨云坊是不是有些渊源啊?”

     凌宇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渊源,这儿以前并不是梨云坊,而是一个大酒店,这儿聚集了江湖中各色各样的人物,打探消息非常方便,因为我的一个朋友经常会出来打探消息,为了方便,便在店中租下一个房间,当时的老板本是我们的人,便为他长期安排好那个房间,无论什么时候,那里都为他留着。后来换了老板,而那个房间也一直留着,名字也没有变,这是一个约定,无论这儿换成什么样,这个房间永远留着。因为这儿改成了戏台,所以呢就改成了听戏的房间。”

     龙辰逸道:“看起来你的这位朋友很有人缘,待人极好,不然别人会为了他而永远留着这个房间。刚刚那个老板说给我们留了五个房间,难道这房间也是为了那位朋友留下的?还是你早就定下的?”

     凌宇微微一笑,道:“都不是,这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

     这时,老板端上酒菜,几人饱饱吃了一顿,之后各自回房歇息。从始至终,无忧一句话都没有说,一直默默待着。

     晚间,佩瑀闲来无事,便准备找凌宇聊聊天,解释一下心中的疑惑。

     佩瑀刚刚出门,忽然一个黑影飞过,一闪便进了凌宇的房间。

     佩瑀忙追过来,正要敲门,突然大吃一惊,二人正在屋中叙话,那人的声音,并不是无忧和龙辰逸,很是陌生。